嘿,女孩 看到你的po 我想跟你說說我的經歷
原po目前於某國立 不是頂尖 真正論排有些後面

我從小被灌輸要念第一志願
從很小很小開始
而我的兄長們也被灌輸要當我爸的學弟 也是第一志願畢業

為什麼呢?
我爸那代有三兄弟 從小到高中都念同一間,最大的台大牙醫
而我爸不過是個逢甲會計

談談我大伯吧 一雙兒女 台大法律 哥倫比亞法碩
中山海科 台大微生物博士(我沒記錯的話

那因為堂哥堂姊大我們許多 於是呢 我們三個就在比較下成長
我哥他們最慘 當年基測在300分的時候 大哥考了229
第二次考231
那時候是天崩地裂 因為我大哥是當年他們國中校排前三十
他沒上我爸心目中的志願
我爸的教育方式呢 就是打 品行不好打 成績不好 打更兇
記憶猶新的是 我大哥在高中時精神上有問題
而且容易焦躁不安
但對我爸這個傳統的人來說 只會認為那是心理因素而已 他不認為那是病
也不認為我大哥壓力很大

我二哥呢 當了我大哥的學弟 不過我爸本身對二哥期望比較不大
因為二哥比較叛逆的緣故 所以當時當了大哥的學弟後 我爸也沒說什麼
我大哥上大學時 和我爸大吵 因為他沒能去他想要的輔仁法律
因為我爸說一句 選財金
結果是什麼? 我大哥還是去了財金

我二哥呢 因為指考生 就被發送到我大哥大學的經濟去了

六年後輪到我了
我當時極度不被國中班導看好(我也很賭爛我們班導
那因為就讀完全中學 我可以直升 但我沒有
我的班導跟我說一句 你不直升 你連高中都沒有
但我的其他老師倒認為我有機會上第一志願

當時我國三也因為這樣跟家裡據以力爭 我說我要出去考
然後我他媽的覺得幹透的是 我們班導聽到我不直升打了電話給我嗎
說 : 你女兒出去考一定不會比較好,要他直升吧

那 我當時只覺得 為什麼我還沒做就要放棄? 我可以追求更好的 憑甚麼要我放棄?
反正我的腦中就是一股不服輸 而且認為我就是要上第一志願
於是當年我國三的生活 就是一個禮拜七天 每天回到家時間是十一點

呵呵 你知道嗎 接到成績單的那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滿分400我連350都沒有 這是第一次

我爸當時整整一個月不跟我說話 後來開口第一句話是 你為什麼會考的爛成這樣?
不是說不直升嗎?

我的成績在我的師長們眼中也很兩極 有些老師先前看好我的 很訝異我的成績是如此
那先前看衰我的 就只說 了一句 我沒說錯吧

認真而言 我從小一路上來還沒經歷過什麼大挫折 當年基測是我最大的挫折

準備了第二次 成績是多少呢? 361
361 不過只能上一間吊車尾的市立高中

往後我的家人對外說詞都是 阿她不要直升 要出去考 就考上了xx高中
你知道那種感覺嗎? 他們大可說他考不好了 或者只跟人介紹我是xx高中的
而不需要特意加上"可以直升而沒直升"這句話
聽了刺耳 也讓我想到我他媽肚爛的國中班導(這其中還有一些事情 就先不贅述

我只覺得 我沒比人家差 為什麼我付出了這麼多 但是卻得到這種垃圾結果

高中時也有想過轉考 因此我補了習 但仍舊沒轉過
我媽當年跟我說 妳為什麼就不乖乖讀完高中三年 要一直這樣沒事找事?
原來我的追求更好 在我媽眼裡只是沒事找事

我錯了嗎?

只是這次我爸就沒說什麼了

他只在某天下午說 我在妳身上投資的錢從沒回收過

在我要考學測前跟我說
你大概連xx私校都沒有吧

我國三下那年精神上也有些異常 就是我會無法克制地陷入昏睡
但我不敢跟家裡說 因為呢 我曾經生病回家
我爸說了一句 為什麼回來?
腸胃炎 在家休息
而第二天晚上他跟我說
妳不要沒事裝病不上課
所以我第三天早上就去了 然後當天我過著
吃藥 發燒 吃藥 下課回家

到了高一 我這個狀況並沒有改變 我的高一生活有2/3個學期是在昏睡中渡過

我一直在反思 為什麼我會這樣
跟個廢人一樣 連想專心上課都做不到
然後只覺得一股濃濃的不甘心 憑什麼我要接受這種結果?
我的大伯母和他的親朋好友說 沒想到我表現這麼差
我的大伯問我說 我覺得妳從小比妳哥哥們優秀 結果怎麼會這樣呢?

結果怎麼會這樣呢?

誰能告訴我呢?

而或許是後來心態上的改變吧
我不甘於現狀
也沒有理由我只能接受這種結果
所以我必須改變
我曾想著自己的成績足夠上北一女 而後進台大 在出國念哈佛
(其實現在打打我自己都覺得當時頗蠢 該說太自信還太蠢xD

我沒上北一女 就進不了台大 就念不了哈佛嗎?

所以我選了我想要讀的組別 然後開始努力
而可能是因為心態上比較健康點 所以我的生活也就逐漸正常

這時呢 我發現我的科目發展很不平均
我想念電機 但我物理神爛
於是我曾問我爸說 以後我能唸化學相關嗎?
我爸說 我不希望妳走化學

但我深知 我念物理相關 一定沒有好學校讀(我很努力想理解物理 但我發現我連理解他都有困難

於是我轉到了社會組 相較物化 我的社會科屬於不用準備就可以站在高分群的狀態
但我沒特別興趣或偏好 就只是莫名的

轉到社會組 我唯一的選擇 就只剩商學院 還不能是企管國企
文法不行嗎?
我很喜歡中文 非常 但是呢 我爸說一句 讀中文有什麼用
就跟我國小曾想讀音樂班一樣 他只說 音樂當興趣就好

看到這裡 一篇文章充斥許多我爸說 應該神煩吧XD
有些人一定問 阿妳是不會抗爭嗎? 什麼事情都是要爭取來的

有些事情不是說想抗爭就可以抗爭的
要抗爭的方式是什麼? 絕食? 冷戰?
我家很簡單 反正不是被揍就是跪
我爸說話叫做聖旨 違抗聖旨會先被揍在跪
就連不喜歡吃哪像青菜都不行 我爸曾說 妳敢吐出來我一定會揍妳

而在成長過程說中 父母也會老
我爸揍我這件事情其實對我漸漸沒有威脅性
但我必須很克制我可能哪天 想抵抗時 不小心就把他弄殘了

我覺得我自己性格深處已經處於一種很殘虐的狀態 表面看不出
但當自己受到威脅時 我通常第一個念頭 是如何弄死對方 讓他再也說不出那種讓人討厭的話
沒有玩笑成分在

高三那年 我學測級分45
更坐實了我爸說我連XX大都上不了 然後他那時看著我的成績單 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我父族有心血管病史 而皇上老人家更有高血壓
有趣的是 他覺得爛 仍舊希望我去推甄
我那時就冷冷地看著他 把我的成績單扔在地上 人似乎很難受的摀著心
我臉上留著淚 把成績單撿起來 但轉過身的我是在笑的

我不難過 我覺得好笑 所以我也不懂我臉上流的是什麼

指考成績一定比學測好 這是我在學測前就篤定的 然後心中也有期望上的學校
(不過這時第一志願是政大 第二志願是北大 求兩間學校同學鞭小力點囧

恩 只是放榜當天我心裡幹譙 靠腰 英文這是三小成績

(雖說能填上的學校還是高於45級分的十萬八千里
但我英文如果多個2X 我人目前應該正在三峽吃牛角
我承認 2X真的差很多ˊ<_ˋ

然後呢 我爸問我 妳這成績能上哪?
我說 輔仁東吳吧
那這時候又為了科系吵架了 因為他怎樣又希望我念財金
我只表示莫名其妙 我都只能選商院了你還要限制我

當時做落點是沒想填國立的學校 因為總會-10分左右 (以商院財金而言
那要前面的話可能就是讀中文吧 中文的話有機會到四中去
那因為抱持這樣想法 就隨便填幾間國立應付應付 就開始私立了
想不到莫名其妙就上了現在的學校ˊ<_ˋ

妳知道嗎 放榜當晚
我爸只說一句 妳終於逆轉勝了

在那之前 他說我上不了X大 說我憑甚麼和第一志願的人競爭
我考好的科目他從來不會讚揚 我考壞的科目永遠只有一個問題 為什麼這麼爛

原PO 妳知道嗎
妳父母是台大兄弟姊妹是台大 而妳是交大
我想妳從小到大的生活比較偏向一帆風順吧 沒有什麼大紕漏在大考
或許念書也很辛苦 但沒有深深跌過跤 又或者妳的跌跤是某科不及格就天崩地裂了
(不好意思 我說這話可能有點偏激

我後悔當年沒直升嗎?
怎麼可能 老子如果有機會重選照樣出去考 我都考過還讀得比較多是要怕什麼?
考考分數一定上第一志願阿

妳嘗試過轉考了 沒轉過
So? 妳還是好好的在交大 仍是國內頂尖大學
妳頂多算是追求一個卓越失敗了

所以你人生就無意義 絕望了?

人生最有趣的地方在於他的不可逆
因此我們該珍惜當下及拓展未來

妳追求失敗了 妳也不過挫折個兩次 按照妳的邏輯我現在應該去切腹了

人生有很多機會可以改變

我從不後悔我下的決定 因為無論結果好壞 我後悔只是浪費我的時間
後悔能改變什麼?什麼都沒有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未來 那個改變的時機來臨時 把握而且取勝
不要讓曾經的失敗當作妳不能成功的理由
為了這個而糾結是件愚蠢的事情 妳只是在為自己增添障礙

覺得丟臉 覺得不甘 那請動起來 去改變現狀
仗還沒打 妳就先棄槍投降 這樣對嗎?
Do your best
人不該追求完美 沒這種東西
人該追求極限 自己的極限
經過嘗試再嘗試 才會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而在達到自己的最大效用時 理論上獲得的結果也會是趨近最好

還有 妳的家人還沒當妳面嫌交大 妳自己先心虛做什麼
上交大又不是殺人放火
除非你家跟我家一樣 大家都愛互掐 關係越親密越是 那我只能說 自立自強

覺得丟臉沒面子 別花時間後悔
想想妳要怎麼樣發揮妳的最大效用成就卓越
這樣 會比妳覺得後悔憤怒煩躁來的更實際

熱門回應

動心好文
這篇應該置頂
看完有點……莫名的哀傷與重燃一絲熱忱
Post images

共 17 則回應

動心好文
這篇應該置頂
看完有點……莫名的哀傷與重燃一絲熱忱
Post images
覺得原po令人敬佩
有種開悟的感覺......
我認真的看完了
你真的是很上進的女孩子
再這樣的環境下
承受了不少壓力
辛苦了
我從這篇文章看到以前的自己
還好我老爸隨著年紀漸長也變得和藹多了
考大學兩次失利讓我沮喪了三年
但是我最近想通了
很慶幸自己在還年輕時就經歷各種失敗的考驗
在還有本錢失敗的時候
看到你賭爛你國中班導就讓我想起我那高中班導
根本是看我不順眼
處處找我麻煩
對不起想離題一下
哥倫比亞法碩跟連勝文那個是一樣的嗎?
基測361 吊車尾市立高中......

如果原po跟我同屆的話我強烈懷疑原po跟我同高中

東華大三元
看到各位留言 心裡一陣安慰..(我原本以為我會被鞭XDD

這篇文章的用意不是在嗆原PO主

而是我覺得 人生有太多的不可逆 妳說了一個假設 得到了後悔兩字
妳獲得了什麼? 什麼也沒有

(就跟期中考神爛 你後悔先前沒好好念書是一樣的道理
通常是後悔了 又懶了 又後悔了的動物阿ˊ<_ˋ

有些時候 有些人努力的生活著 但就是達不了生活溫飽
有時候 不管怎麼力爭上游 但結果往往差強人意

往下比沒什麼好比的 而且對其他更努力但還是沒結果的人不公平

當所有人都不支持自己一個信念時 如果連自己都支持不了自己 那人生有什麼意義呢?

人與其晚年淒涼 不如少年懷才不遇
機會稍縱即逝 一定不會沒有 差別在於我有沒有發現 有沒有把握

研所對於每個想升研 而不是頂尖大學列的學生們來說都是一個機會
每年不乏私立頭和國立中後的的學生往台清交成政跑

不斷現在心結中 確定明年或後年可以跟他們努力堅持的人PK嗎?

人記取失敗的教訓 求得失敗的原因 然後將失敗作為成功的基石

而不是一直陷入失敗的情緒中

遇到貴人拉一把 是三生有幸
但大多時候 只有自己爬出來 才出的來

我依舊嚮往台政清交北山央
我能做的除了轉考就是研所翻盤
沒人會幫我達成我的理想 我不管怎樣也只有自己能靠

(額外說
我今年轉考沒考過 還被我媽當我的面和朋友茶餘飯後
害的老子都懷疑我到底是她女兒還是她仇人 整天愛拿我失敗說嘴 看我不爽又不甘願跟我道歉 讓老子更不爽
還怪我沒事考這麼多間幹什麼 怎麼不去打工什麼的
老子另外花時間讀書已經很不爽了 本來就沒想轉還不是被叫著去轉 阿考了沒考過你們又要靠北我
打工整天要我去她朋友店裡打工 妳難道不知道妳女兒經常吸引一些地痞流氓嗎
極力避免讓刺龍刺鳳的拜訪我家了妳還硬要我去打工 煩不煩阿!
一個看我打工肚爛 另外一個肚爛我沒打工 那老子該賭爛誰?)

我未來還希望能出國念書 念間頂尖大學 讓曾看衰我的人改觀
這些現在說有說服力嗎? 沒有 頂多算是我的目標跟夢想
但怎麼把目標跟夢想變成實際 還是靠我自己的施行

機會就在眼前 障礙必須掃除
如果自己變成成功道路上最大的阻礙 我不得不說
這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人往高處爬 爬越高 越不要回頭往下看
掉下來了 就在爬上去
高可以永無止境 相對低谷也可以是萬丈深淵

低潮期就像爬竿子 你在某段停滯了 但低潮太久可能就會深根黏在竿子上
最慘的是逐年下滑 然後滑不見

而這些 都是自己選的

比慘永遠比不完 不如檢討失敗重新出發才是實際

希望大家期中都很好啊 原PO我的期中真是慘不忍睹(捂臉
我該好好檢討我怎麼早讀人家一個月 考出來還不一定比別人高這件事情了=口=
一定是哪裡壞掉了ˊ<_ˋ

最後 B6
如果哥倫比亞法碩沒再細分的話 我想是吧ˊ<_ˋ
但我堂哥除了他們家的皇上是台大醫外 也就沒什麼其他強大背景了
他也沒和連勝文是同學
只是他比連勝文帥 比連勝文瘦 這樣ˊ_>ˋ

這個問題我很難回答你啊
這樣是要我猜一猜你哪屆嗎XD?
看文章時不斷確認原po性別XD
不好意思 原PO粗俗慣了
而且我不知道為什麼 覺得老子比老娘好聽一些ˊ<_ˋ
在下大三喔

這樣講有違反板規嗎?

東華大三元
大三元
跟我知道某個科系也有大三元的傳說...XD

不過我們應該不是同所高中就是XD
哈哈哈 那就算了 不過我的大三元跟科系無關XDDD

東華大三元
家人的相處模式真的跟我們家很像
邊看腦中邊播送以前的影像

國中我爸看我成績不好
就說只要能上公立的
選高中高職都可以
我就天真以為可以讀美術科
基測成績出來後剛好在公立的尾巴
我爸卻在填志願那晚說
高中給我全部填前面
第一所填什麼 第二所填什麼
我是邊哭邊畫志願卡

到現在還印象深刻......
所以很能理解那種無奈:(
我爸直接拿走我的志願卡,全部填好了才還我......
說實在的,我爸也是一樣,只是呢~~我從沒理過他==
在我考高中的時候我告訴他:「我的實力能到第一志願但我不要,我在我想唸的高中唸我跟那些第一志願的能考的一樣好」,幸運的是他很尊重我的決定(雖然他氣了整整一個月)考大學時他叫我填清交,我也不要,我告訴他唸臺師大是我的夢想,可能是因為有經驗了吧,他只氣了一個禮拜就讓我填了~~現在的他被我訓練的很好說話XDD
可能是因為他發現就算強逼我我也是不理他,還有身邊朋友有太多強逼後造成反效果的例子吧,不過……看來我爸還算好溝通的((點頭))否則我家可能早就鬧家庭革命了……
推好文!
馬上回應搶第 18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