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發現自己不在任何一個小群體的時候

你會發現 也許他們不是惡性小團體

也許他們沒有惡意

你也感覺他們好像沒有討厭你

但是他們也並沒有喜歡你

都不知道該高興沒有被討厭還是該難過沒有被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