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個夜黑、風高、雨大有點冷的晚上,誰叫故事發生在貓空大學的冬天。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下!」我說。

「再等一下下我們要錯過末班上山公車了啦!」她說語末助詞「啦」的時候,語調總是上揚,有說不上來的誇飾但可愛。

我焦急地望著手機是否傳來暗示「任務完成」的來電顯示。



原因是這樣的,一個小時前,我在麥側遇到正準備要回家的球隊學長,心中莫名的覺得,就是今天,就是今天要來告白了!其實要怎麼做,該準備什麼,很早以前就想好了,但我一直很苦惱到底要哪一天告白。但也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我就今天告白好了!

我叫住學長:「學長!我要告白!」

「幹,不是對我吧?我不是噢。」學長立馬表示他不是。

「不不不!我不是要跟你告白,我是要請你幫我告白!」

「除了要我跟你在一起以外,你要學長幫什麼忙,作學長的一定盡量!」

我拿出預先準備好的圓形小蠟燭,跟學長討論了一下告白要擺什麼圖案,然後要擺在哪?後來我們選擇擺在司令台上可以遮雨的空地上,畢竟雨下得有點大。

就擺一個:-〕

「好,我點好蠟燭時響你電話!」這是學長最後給的暗號。



但過了原本計畫好的時間,學長的電話遲遲沒有打給我,在這個夜黑、風高、雨大有點冷的晚上。

「蛤~ 你到底要幹嘛?」妳問。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下!」我說。
「再等一下下我們要錯過末班上山公車了啦!」

我焦急地望著手機是否傳來暗示「任務完成」的來電顯示。

我撥了通電話給學長,他沒有接。
但過沒多久傳了簡訊回來:「風雨大,難點!」
看到簡訊,心都涼一大半了。
又收到簡訊:「但點好了,別太感謝。」那時候沒有啾咪,但我想他當時的表情就是啾咪 = =

於是撐起傘,我帶著她,從綜院走向司令台的方向。
到了司令台,她看到了搖曳的蠟燭,有的晃得厲害,有的明亮,還有那個圖案。

「原本應該是 :-〕 , 但後來被風吹成只有:- | 」我搔了搔頭向她解釋了一下。

「哈哈哈,沒有關係~ 」她的笑聲很特別,笑的時候「哈哈哈」可以連成很長一串,但發自內心的可以將所有的快樂渲染給你。

「不過……你擺這個是要做什麼啊?」她看著我,瞇著眼笑著問。

「跟妳告白吧!我上次還欠妳一個告白啊!妳要不要作我女朋友啊?」


後來我們都沒有搭到那晚末班的政大二路,我倆都望著那隨風搖曳的蠟燭好長一段時間,對那時候的我來說,多想永遠記住她的模樣、還有那個笑臉。直到後來,很晚很晚了,才肯走路上山回宿舍。


我想我永遠記住了。
這是我的貓空愛情故事。
即便過了三、五年,仍恍如昨日。

By爛梗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