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次被男生傷害過
我病了 我想治愈
但是 還是會
牽起不是男友的異性的手
跟曾經曖昧的他 單獨逛街 吃同一隻霜淇淋
和那個溫柔的他 聊賴聊到在沙發上睡著
覺得自己好糟糕 卻不知道該怎麼打醒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