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累好累
杯子裝滿了 放到碗裡
碗也裝滿了 拿個袋子裝
袋子快滿了 快要破掉了

好倦好倦
木頭娃娃 弦繫四肢
垂掛在窗邊 風輕輕撫過 叮噹叮噹
就快散了架

一糾一糾
胸口微微發悶 逐漸化膿 腐敗
從窗留下的不是晶瑩透徹
是發臭 污穢 攪和著所有秘密

不說
偏頭看著 你微微笑著
於是
我也笑了 用痛 刻出來的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