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淚》

曾以為長存的
如風兮,往矣不再。
那些相信 諾言 與稱呼
憶兮奈何,念兮奈何,難收盡。

夜半 我輕手點起沉香
幾縷煙彷若飄滿了整個世界
一罐啤酒一首歌 兩行淚

君何泣乎,心懸秋涼或是非?
盡不是,小房蕭蕭,歸人寂也。
君不見兮人萬千,且尋去。
難知也,但行。

音樂不知重複了多少遍
望一眼桌上的空罐
默默擦乾眼淚 跟自己說
日子還是得過

收拾好一切 包括情緒
靜靜走向床鋪 躺下
蜷縮著身軀 好似在人懷中
不知怎的 腦海浮現一句

君唯一人,孤身且行。
---------------------------------------------------------------------------------------------------------------------------------------
最近跟朋友聊天,對方似乎心情不好有喝點酒,整個想起那個情緒來時喝酒大哭發洩的自己,
不是因為什麼愁思、傷悲,就只是寂寞。

邊哭又覺得自己很蠢,只要一點點的關心,一些貼心的舉動,都能讓一個人的自己心亂,完全
想大罵自己到底在搞什麼?妳知道嗎,我曾哭著希望自己沒有這些情緒,這樣就不用怕會煩人
、會寂寞,也不會在乎,可惜無法實現。

當然,說是這麼說,可是自己依然知道身邊還有家人朋友,所以也只能說一句,日子還是得過,
然後默默收拾一切去睡覺。

所以想了想乾脆寫點東西抒發一下,反正不會被認出來,哈哈,如果也有人有同樣的夜,致你們

by 君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