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坐在他的車裡,窗外的風景不曾美麗,卻真實的發生著。

「如果要用一首歌來結束我們之間的關係……」她坐在副駕駛座,嘆了口氣:「沒有這首歌。」

他沒有說話,只是專心的直直盯著前方的車輛、路況,她覺得他從來沒有那麼在意過行車安全,但也就罷了,最後一趟載她回家的路程,若不能再親密的牽手或擁抱,至少平安、平靜。她知道他是這麼想的:如果最後,我不能確保妳的幸福,那麼我必須確保妳的安全。儘管這樣想有些矯情,她就是忍不住這樣想了,也許這樣想她會好過一點,給彼此個台階,也許好一點。想到這裡,她忍不住鼻酸。

「你很愛她,你很想她,但你卻忘了,我們曾經也是這樣……我不愛他,我不想他,但每當遇見他,我總會想起你啊……」她看著窗外,自顧自地哼了幾句。

「這是誰的歌?」他終於說話了。

「我們的歌。」她盯著窗外,沒有看他。她知道他的表情,她是知道的,無外乎是虧欠,是內疚,然後有一些不需要掩飾的心平氣和和一些成功掩飾的捨不得,因為在她下車以後,他們就再無瓜葛。

「我是說,這是誰唱的?」他微微皺眉,車子向右轉。

「我唱的。」說完,她又哼了幾句。他沒再說話。

她下車後,他只搖下車窗,淡淡的說了一句,妳要好好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看她,或是他們都不敢回頭,看自己或對方離開的樣子,因為彼此都不敢去相信,這樣的距離一拉遠,就再也收不回。

他快速的離開她的家門口,在她看不見的巷口停下,打開手機,開始查詢剛剛她嘴裡哼唱的歌詞,然後他發現,他找不到這首歌。沒有這首歌。

他困惑的將歌詞迅速翻成英文,想查查是否是翻譯的歌,也不是。他突然感到空洞,他想記起那個旋律,卻越記越模糊,他開始焦慮,他害怕自己忘記這樣的旋律,卻好像註定要忘記。

正當他不知所措,他的手機裡傳來一封簡訊。

「我知道你在巷口,我看不見你,但我知道,就像你的愛,我看不到,但我知道已經不在我這裡。我也知道,你在找那首歌,親愛的,讓我最後一次這麼叫你,親愛的,沒有那首歌,你找不到的,那是我們的歌,當你選擇她以後,你就再也找不到我們了,沒有我們。其實,我們的愛一樣多,你很愛很愛她,就像我很愛很愛你,我們的愛是一樣多的,只可惜,你愛的不是我。不再是我了。於是我們的愛情像是沒發生過,我怎麼也找不到所謂的我們,就像你找不到那首歌。我站在家門口打著這封簡訊,眼淚不停地一直掉,因為就算我找不到曾經的我們,我也知道你愛過我,我是知道的,我們知道彼此太多太多的事了,所以就連你還愛不愛我,我也會知道,儘管如此,我還是要謝謝你曾經那麼認真的愛著我,雖然七年後,我們的愛情,已經不再是我們的,也不再是愛情了。希望你用那麼多的愛,認真的再去過一回你選擇的人生。最後,我們都用力的大哭一場吧,就像我們曾經用力愛過,只是這一次,沒有你的擁抱。答應我,你也要好好的,我要你好好的,我們一起遵守最後一個諾言,都要好好的,好嗎。不再見了,我的七年。」

他的眼淚在看到第三個字的時候就止不住的滑下來,他不想去克制,因為他知道自己失去的不是愛情,而是失去一段已經無法再歸類於愛情的感情。他們之間有的是太深的了解,卻已經找不到太深的愛。

「謝謝妳一直都知道,我曾經很愛很愛妳。不再見了,我的七年。」

按下發送後,他將手機關機,坐在駕駛座裡,放聲痛哭。

共 2 則回應

不再見了,我曾經的三年。
哭了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