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 我們是生活在一個面具的世界

那我需要保護色

把害羞內向悲觀的自己藏起來

卻在不知不覺 久而久之

保護色越來越堅硬

突然發現自己也衝不破那層保護罩了

就連在半夜說悄悄話時

自己總是流著眼淚打出“XDD” “wwww”

是不是因為...我知道傷心的難過

所以希望身邊的人都不要有難過呢?

--在潛水鐘裡優游的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