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十歲生日的那天夜裡,我做了第一個關於妳的夢。
一個不長不短,恰好讓我在清晨醒來的夢。
可我不喜歡關於妳的夢。

在灰色的房間裡我醒來,我翻了身,讓灰色棉被冰冷的那面貼上裸露的肌膚。
柔軟且冰涼的灰色。
在夢境裡,我幾乎可以確確實實的感受妳輕觸我的肩膀,空氣中偶爾的妳特有的香水味。
可這終究只是夢,我總有一刻要醒來。
漸漸地醒來的這刻我分不清楚夢境或現實,我總覺得我清醒著像是熟睡了,我睡了才是醒著。
然後我們在夢裡聊著笑著直到睡去。

我在清晨驚醒,以為妳在夜裡捎來了消息,
卻發現只是微光中的夢境,而我從此失眠。
我不喜歡關於妳的夢,這讓清晨的我頭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