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以前我這麼想:
隻身一人是一個正常的現象,
不管是有人陪還是沒人陪。
因為總是有只有自己的時候,
因為總有那些無法假他人之手的關卡。

所以練習與自己對話,以及獨處。
還有自己想事情。
我總以為在這件事上面只要注意著避免寂寞
以及要在寂寞時將自己拉回來

因為獨單著、獨單著,也許因為無聊或是其他的心情,
總會突然有一股寂寞感席捲而來,
想說些甚麼但不知道要找誰,也不知道要說甚麼,
想抱著誰卻只能抱著自己縮成一團,
所以練習的是將心情和注意力放在各種不同的地方,
來自我排解與充實。

但是這幾天才發現,要注意的不只是寂寞,還有封閉。
寂寞和封閉是在獨自一人時的兩種面向,
前者是種反彈,後著是深陷,
是好想好想要人陪和一個人也無所謂的差別,
兩種狀態有時候還會瞬間轉換。

獨自久了,覺得甚麼事自己來也沒甚麼,因為習慣了,
因為覺得自己有一個自足的循環來支撐自己,
這個循環或許是看書聽音樂玩電玩……以及各種自己就可以找樂子的事。
覺得這樣狀態的持續,感覺一天說不到幾句話,而世界變得很小。
隱隱只感到一絲絲的空虛,於是更加沉浸在自己製造的小世界之中。
這是封閉。

一直沉浸在自己小世界的結果,太過強調只有一個人,
甚至忘了還有朋友可以打屁哈拉,忘了交流也很快活。

偏向任一種極端是不平衡的狀態,都不是甚麼好現象,
我還是覺得孤單是一種正常現象,但我想這有了新的學習叫做平衡,
是讓它在正常出現的時候自然的適應它,但該走入人群時也別自己關著。


-顧火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