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依舊高調著
孤單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
狂歡的友人在燈光中孤獨
街道上滿是微醺過客喧囂
我在一個人的房裡看著窗外正在上演的一切
早晨的微光緩緩從另一端射向身後
又熬夜了?我問著
換上一身新衣,帶上鑰匙
我的一天還沒結束罷了


黑烏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