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時常於夢裡與S相遇。
有時是日本的遠行,有時是歐洲的遊歷,有時是和煦下午,獨與她在柔軟的床間耳鬚廝磨,溫柔輕吻那不僅僅真實且白皙的脖。
有時環著她的腰際,有時摩挲她懷著笑意的臉龐,有時深深擁住她的雙肩,放下了腦袋裡的萬事萬物。
那時的她是理所當然的屬於自己,在夢裡。自私的想法在此毫無桎梏的把內心的情感宣洩。而那時的她如理所當然的接受了這樣子單純的任性,在夢裡。


而後醒來。


事實則是,我與S,不過擁有著若即若離的情誼,說得算上友情;偶爾閒聊,偶爾相聚,偶爾想起了,就偶爾揣了信息;然而距離愛情的長度,始終沒有個底。
那是難以啟齒的事情啊,我想。
究竟是在何時哪刻的聯繫,從此將這樣的夢境滋擾了近來的日子,又是何時何地有了這樣坦露又遮遮掩掩的思緒,我不清楚;在一次次歡欣失落交雜中,發覺了一再渴望的事實:


是關於這些夢的意動,曾幾何時,化成了心裡的渴求。





還是算了罷。睡覺睡到腦袋都不知道自己在想甚麼了。
明早醒來,昨日的夢境就該忘了。

熱門回應

呃 你是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