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課有一個史上超級無敵雷的趴呢
實驗內容都包含了軟硬體兩塊
其他組都是一人負責軟體、一人負責硬體
我們不是...
我讓他先做軟體
等我硬體方面完成了...他連一步都還沒動
很輕鬆的轉過來跟我說
”我碰到問題了,檔案怎麼開?” (檔案那種最基本的你都不會...怒LEVEL 1)
如果我先做軟體,做完了,轉頭回來看,硬體還沒好...
甚至他認為好了,我還要在旁邊提醒幾個點才算完成 (怒LEVEL 2)
很雷的組員就算了,這樣我學得多,以前就碰過,這樣我還不會怎麼樣
老師在上面講,你在下面睡覺、滑手機、看新聞
還會不告知就開我的隨身碟看,後來發現我在瞪他,才補上一句”借我看一下”
雖然我隨身碟裡面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檔案,不過就報告作業
不知道其他卡友會怎麼想,我是覺得我的隱私權嚴重被侵犯
還很輕鬆可以補上一句就借你看啦,那應該是問句吧,也要等我同意啊(怒LEVEL 9)
實驗作不出來就算了,大家來找碴一下,看哪邊做錯
就已經知道你不會了,頭還給我湊那麼近,口臭有夠臭
不時還對我手哈氣、抓頭髮,你看不懂就別在那邊讓人不舒服(怒 LEVEL 56)
實驗結束了,我在實驗室閒晃一下,看看其他組,他就一直跟在我後面,我走到哪跟到哪
心裡OS:你快走我才能去問助教能不能放生你 (怒 LEVEL MAX)
報告...還得兩人各寫一份...
現在到了期末,每組必須要設計一組實驗...我非常嚴肅在考慮要不要問助教能不能放生他
放生...他一定死,除非他去跟另一個自己一組的人一起做
今天已經抱著怒氣,整個實驗我盡可能不跟他有任何交流了
好,不錯,今天終於摸出怎麼開檔案了,就看他在那裡沒頭沒腦而亂做一通
不時跑去其他組想看作法,回來一樣...”我碰到問題了...”
敢問各位卡友...如果碰到雷組員...到期末,你會選擇放生嗎?
現在從一開始無感,到現在的超級恨他...認真考慮要不要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