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差一年就大學畢業的學生

在大學期間我看見很多年輕的教授

由助理教授開始慢慢升等, 一步一步往上爬遷

在過程當中他們不斷對我們強調社會紛亂的原因

可能是缺乏什麼樣的人

可能是佔位的是什麼樣的人

在臉書散發的是溫暖的文章

像是我們要多愛主一些 自己的太太是如何的賢能

自己又救了幾隻狗 自己是怎樣的愛護生命






但在大學期間的觀察與相處裡面

我不認為年輕一代的教授擁有他們嘴巴掛著的那份勇氣

反倒是聖經 成為了軟弱的依據

對於患難的同學 他們並沒有如同耶穌所說

給出最溫暖而實質的幫助

反倒是急著保持距離

對於流浪狗的議題 能做到鼓吹領養的很多

但卻不曾看見願意教會校園內的你我如何和一個完整而可愛的生命說再見

甚至自己也不曾鼓起勇氣和任何的生命/權力結束關係

僅是養著拖著 這些漸生惡劣的關係



站在學校的屋頂, 有的時候我看見弱肉強食

有的時候我看見教授以成績與統計推論合理化自己的冷漠, 在同學身上貼了標籤

我看見教授的被動, 扼殺了一個同學繼續待在學校的可能性

我看見被扼殺的人 仍努力為學求學 即使再不容易

最後休學的 走進醫院的 再也沒有經濟能力 自信心回到校園的那個你妳你

卻再也沒聽過當初信誓旦旦說自己無愧於天的年輕教授的消息





而這些同學的聲音不小的

只是身為年輕一代教授

充耳不聞或丟給輔導室

比較能保護自己






為師 請勇敢
為學 請實踐




在大學的最後一年
我希望年輕一代的教授
能真的成為
自己當年指出的
社會所缺乏的勇氣



請不要收割學生的成果
納為己用

請不要藉聖經之名, 優先了家庭, 而忽略學校內弱勢的同學的需要



請記得當教授的意義

而不是升等所帶給你的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