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大陸交換的我為了認識更多人,參加了外面辦的公益活動,活動的內容大致上是去陪伴獨居老人,聽他們的故事,然後……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然後。

我寫過一些結案文章,所以在這個優勢點上我被入取第一期的計畫。第一次的探訪是在十月中,我們一行五個人到了奶奶溫暖的小窩,我因為路途比較遠,從學校到奶奶家要兩個半小時,所以有點遲到,到時他們已經把故事聽完了,我原本進到奶奶家,第一個反應是手機開錄音,準備記錄故事,但聽到他們聊得差不多,這時我想完了!為什麼完了?我知道我進到這個公益活動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我寫結案文,然而我也只聽到最後的糧票分享,其餘我一概不知。

他們似乎有去探訪第二次,這次我人在成都,沒辦法參加,比起他們我對於奶奶就更陌生了……,但領頭者仍要我寫文章,我根本無從下筆,看著他們的記錄,我找不到我要的材料;找不到完整的故事,我不想從片段去拼湊一個勇敢面對癌症的奶奶,我覺得這對她不公平。

這週和上週我依然被催稿,但這時的我真的好忙,交作業的時間迫在眉睫,領頭者卻三番兩次的打電話、傳微信來催,微信裡說的意思是我「應該」回覆他訊息的,這樣他才知道進行到哪了,我覺得這件事沒有「應該」,公益的本質不是該讓服務的人和被服務的人都開心嗎?當我說我忙時理應是要有人幫忙替上,而不是死纏著我討,這讓我感到非常不愉快,於是我第一次拒接了別人所有的來電、忽略了所有的訊息,我不是不做,而是要做就要做得開心!我喜歡那位開朗的奶奶,和她在微信裡的聊天也很開心,所以我約了等一下三點多再去她家聊天,我想呈現完整的她。

這之中我們有一個成員負氣退出了,她認為這一個活動太趕了,根本不是她希望的那樣,剛開始我不懂,但現在我深刻地有著同樣的感覺,公益並不是為了公益而做,而是要以長期服務為目標,我們不能當一陣風,只是意思意思關心一下,兩個月後就不見縱跡,然而主辦方似乎沒顧慮到這個層面上,他們希望在社區建立老人的社交圈,定期辦活動,把老人都「管理」起來!「管理」何會用這個詞?因為這就是他們給我的感覺,對於公益變成這樣我感到難過。

在台灣,公益有著人情味兒,但在這我看到的只有任務和計畫,公益活動是建築在人與人之間,情感與情感交流之上,但在這我感覺到的卻只有迫人的壓力,沒有人情。

語罷!準備起身去找可愛的奶奶聊天,今天把電腦都帶出門,希望能分享出去玩的照片、國高中的照片,還有偷偷和奶奶說些秘密,說些家人都還不知道的秘密^_^,現在出發約會去~

L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