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來了。」
ICU,病榻前。

您只睜了睜眼看看我,閉上眼,別過頭
姨婆兩行眼淚,不捨地責備
為什麼,要把自己搞成這樣

是阿...
我也好想問
為什麼,妳可以不要我了...

 
兩天前,語重心長,您說
要是哪天拿到妳的保險費,記得分個5 60萬給你叔叔
兩天後,一通電話,昏迷
血液檢驗出抗精神病藥物含量過高
這兩三年不再看妳依靠憂鬱症和安眠藥的藥物

在所有人還不明白原因時
我好難過

好難過
我們親密如往
輾轉這麼幾年
因為叔叔
妳的衝動,妳的義無反顧
妳的改變
我不認識妳了

20年來
我們無話不談
這兩三年間
連談心撒嬌都成了奢侈

妳說,妳覺得所有親人都背棄妳了
我說,我好愛好愛妳
但該怎麼愛妳....

不干預妳的生活,決定妳自己的愛情
離婚後的人生
朝夕不是我陪妳過
只希望妳能幸福,能快樂
支持妳的所有選擇
怎知
反到讓妳離我好遠好遠



今天看著妳,我面無表情
心好痛,痛得
該用甚麼表情面對妳呢
好不容易救回來了
醫院非得把妳手綁起來
因為妳一有意識就想把管子拔掉


一部分的我心想
那是不是寧願就讓妳這樣走了
妳輕鬆,我也比較好過

但另一部分的我好不諒解妳
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
不要用這種方式丟下我...



我好愛好愛妳
妳為什麼可以不要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