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永遠不會知道那些話聽在別人耳裡會起多麼大的漣漪,
一字一句訴說著妳把別人歸類為次級品,
但憑什麼別人的未來由妳決定?
嘴巴長在妳身上要怎麼說隨妳,
說穿了妳只不過是英文文法比較好而已,
對不起,那是我永遠學不會的比較級.

因為,別人的心,我傷不起.




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