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蝴蝶 活在夢裡的蝴蝶

我愛織夢 文字就是我的絲

作品就是我的布



我很奇怪 我不會寫散文

我也沒寫過

我踏進文學的殿堂

不是因為國文課 而是美術課

一次的巧合 用紙人偶自導自演了一齣小鬧劇

沒想到在演出之後好多的同學想看後續

其實自己當初也沒編那麼多

但是就在一次又一次的下課

故事一段又一段的演

那時候的我 還需要觀眾 需要讚嘆

那時後的我 小學低年級

第一次感受到文字的魔力

還只是一條毛毛蟲的我 吃到了這片嫩葉後

上癮了 無法自拔



之後的分班 是我沈默的開始

班上沒有對盤的 我不愛小圈圈

因為我不懂 為什麼不能同時和A跟B當朋友?

那既然如此 我都不想要了

在現實中找不到一方能自由的天地

那就自己創造夢境吧?

所以我就開始用重重的繭把自己藏起來

因為我怕痛 我怕受傷

沈默是我的保護色

冷淡是我的保護傘

看似是熱情的紅色狐狸

其實是孤單的白色兔子

然後我就蛹裡睡了好久



再回神時 我已經在努力想衝破那層堅硬的蛹

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或許我還是眷戀著外面的花草世界吧?

而我很幸運地

在我衝不過時 身邊總有幾雙手

拉了我一把

終於讓我找到了出口

現在的我 是一隻蝴蝶

原來從天空看世界的樣子

是那麼的美

我是一隻蝴蝶 活在夢裡的蝴蝶

沒有了夢 是活不下去的

而這場夢境的支柱 是一切發生的巧合

如果自己當初沒有自導自演 如果沒有沈默

如果沒有...如果沒有...



我是蝴蝶 活在夢裡的蝴蝶

我愛織夢

所以在以後 我還是會繼續作夢

--在潛水鐘裡優游的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