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到那年高二。
開學第一天才發現自己被踢出學校,當時迷惘到自己不曉得在過怎樣的日子
我打開即時通,有著數十個在線上的人,卻找不了一個能一鼓作氣講出這不爽的人
一直到你來問了我無名跟狀態的事情,我才開始講了我的事情,也才和你這位網友熟識起來

蠟筆氏,這是你網路上的暱稱

第一次見面是在家裡附近的咖啡館,我很喜歡那種小間氛圍的地方
一見到面點完咖啡你就丟了幾本筆記本出來,內頁是無線條的那種,跟我說了
「我每見到一個人,就會請他找一頁空白的地方畫畫,無論他畫畫在不在行。」我翻了翻
這將近數百頁的本子居然快畫滿了四本
我講了我發生的事情,而你也講了你的故事;明明不是大學生卻住在勤益科大校舍的故事
你說你很崇尚自由的生活,所以你高中畢業就不唸大學,到了二十二歲當兵,退伍後連家都沒回的自己走了台灣一圈,身無分文的過日子到了現在
後來回到家中過了一段時間,某天傍晚突然決定收拾行李到了客運站買了最便宜的票 : 往台中的票
在網咖待了幾天,用自己畫漫畫的技巧換到了能到勤益科大社團畫畫兼有地方住的機會

本以為你在唬爛,但看到你的作品跟那些人一起畫的東西我才發覺自由是自己決定的,而非居泥於太多規則
當時我轉學到了所謂的什麼學生都收的高中,沒有任何課業壓力下的過日子
你用了很多方是用話語去打了我的臉,讓我知道應該做什麼,而非頹廢,於是我那時一股腦地去念書
過了幾個月我在找你時,你說能不能帶上你新交的女友,我訝異到了,一向獨來獨往的蠟筆氏居然交了女友

但我倆見面時她卻因為一些原因沒有過來,我問了你對那女生的看法
你說「她本身身體很差,心臟有問題,三不五時會昏倒,但對於這世界上的一切卻是抱持著感謝的心情
無論遇到多糟的事情,都不會沮喪,能多認識一個人多講一句話都是抱持感謝,因為對於能活到明天就是種恩惠了。」
我啞口無言,這女孩子能讓一個想繼續到處流浪的人有了想穩定居住在這城市的想法
但事與願違,女孩的家裡最後阻擋了兩人的交往,分別成了必要
那是我最後一次看見你點菸,你說那也沒辦法,我問「你不會難過嗎?」
「難過也沒有用,這是現實,我總是把時間花在值得的事情上面」
蠟筆你又講了一件事情,當初我從學校出來時無意間提到了很想逃避或一走了之,彷彿全世界都背我而去,但你選擇跟我講話又斥訓我一頓是因為覺得值得。
你提到了
「下次我希望是你能分享一些我不知道的新觀念跟想法而不是現在這樣,一定要罵你一頓才知道醒,我不畫畫就沒飯吃、沒房子住,但是我依然把時間用在你身上」

那年2011,我倆最後一次的對話,是我打給你約飯局,你說你回台北跟家裡處理事情要等一陣子
沒想到那成了這輩子最後一次的對話
去年,我想到了你,我想當面跟你說聲謝謝
但即時通已無人在線上,你的電話變成暫停使用
我把我倆的故事寫在臉書上,一個對我而言是貴人也是好友的存在
殊不知一個我從來不曉得的共同朋友告訴我,你早已過世,在台北時出了車禍過世
我打聽了你的消息才發現對你所知甚少,你的背景跟你的過去
一個富二代居然選擇這樣子流浪的生活,這樣子的追尋自由,我實在感到佩服
不曾透露自己身分,成了帶著神秘離開的人
留下那年一路幫助我的回憶
你離開了
而我輩子就欠了你一個道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