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在live house表演
結束之後呢
好多人跑去跟主唱講話
好多人跑去跟吉他手聊天
好多人跑去跟鼓手玩耍
只剩我獨自一人
沒人攀談的我穿越人群
買了ㄧ杯咖啡在一旁待著

這是bass手的宿命吧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