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後緣份的安排我們難以掌握
曾經強求過 直到受了夠多的傷才懂
可即便懂了 我卻還是會迷惑

但再迷惑
我不希望傷害任何人的初衷還是一樣的
或許這樣想的我有點太自作多情了
但是阿但是 我還是希望你過得好
我無法付出什麼 也只能這樣祝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