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跨年要跟我一起過嗎?」

想了一整天終於鼓起勇氣問了妳

而妳似乎早就預計我會這麼問

很快地給了我重重一槍

「去了也不會改變甚麼」


我們終究是朋友

我冒險的想跨越那條線

妳毫不猶豫地把我打回

讓我們停在最美好的友誼關係

夜晚聊聊天

偶爾見上一面

這樣

是我們最親密 最合適的距離

-食坊酒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