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冷雨暫歇的夜晚,雨下得恰到好處
思緒就此打住,打住的不是雨珠,而是孤寂。
對於它,我們已經麻痺且熟能生巧
練習著它,只因我們沒有空閒去等待已腐朽的心鎖
就這樣,開始忘卻怎麼去開口奢求,忘卻怎麼去擁抱風
在夜裡想了又想,拿音樂陪著塘塞心酸
「是不是我不夠好?」
「不是我不想要,你們怎會問我為什麼不想要呢!」
你,習慣它了嗎?習慣自己一個人了嗎?

「如果有,我願意在他/她面前卸下武裝。」
前提是『如果.....』
一個人很自在,兩個人很溫暖
沒有浪漫的盼望和任性的要求
卸下那些之後,看看周遭,好像愛情也沒有變得更容易。

但當我們雀躍的拿著可以認識的入場卷時
總忘了開口說話的能力,有時又喪失了思考的能力
甚至,在可以接近時,想給你/妳的互動
因為我們的兵荒馬亂、笨拙、急躁
不禁意地又築起了一道藩籬
讓我們在藩籬的另外一頭退縮、懷疑了

「單身」
總是孤獨和自由兩個衝突卻不相違最完美的糖衣包裝名詞
時間久了,真的會忽略掉自己跟對方的性別
也許
你曾在最熟悉的角落,用最落寞的語氣自語
為自己和心彼此安慰,相擁嘆息,最後悲傷的不能自己
在能給我們呵護和拭淚的被褥中睡去......

R.C.

共 1 則回應

孩子,在渴望得到戀愛前

請先愛我們自己吧。

人總是孤寂的,唯有先愛了自己

才不會把愛濫發出去了。


====元智鵲哥====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