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Clerk(五年級見習醫學生)的我在五年級上學期RUN到腫瘤科時候,學長分配了一個病人給我說"這位阿姨人還不錯就給你CARE囉~".當時的我還只是個剛剛大五第二個禮拜的Clerk,對於和病人互動還挺生澀的,不過還是鼓起勇氣到那位陳阿姨的病房,拉開簾子,向陳阿姨介紹"我是這周照顧您的實習醫學生-".陳阿姨用她嘹亮的聲音說到"好啊,想問什麼都盡管問吧~病人就是你們醫學生最好的老師嘛~"。這樣熱情的病人讓我戰戰兢兢的緊繃心情一下子就輕鬆了起來,便開始詢問了他的病情,後來才了解到陳阿姨是一位乳癌的病人,已經接受過手術摘除的治療,不過在後續化療結束後不久,再回到門診的追蹤中,出現了復發的現象,甚至在PET SCAN上面發現有骨轉移的情形,在接下來每天的照顧中,陳阿姨原本身形就瘦小在癌症的折磨和接連的化療與電療下更是更加瘦削, 但是每每遇見我去探訪她,他總是不知從哪裡擠出的力量,陽光的對我微笑與問候,即使會抱怨身上哪裡又開始疼痛,但接受我壓按等等測試時卻都不曾吭聲,只是微微皺眉,詢問他痛覺大概幾分時,他答道"7、8分"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陳阿姨的骨轉移已經讓他相當疼痛了,可是他仍體貼的不大聲哀號,讓我不因此感到緊張。雖然對此心裏感到一股暖意,不過也相當的心疼陳阿姨一直受到如此疼痛得折磨。對於骨轉移,通常都是採用電療RT therapy來做症狀上的緩解,只能達到局部的效果,因此還是有可能轉移到其他部位,對此我感到沮喪,因為無法控制骨轉移的發生只能像打地鼠般將發生的部位用電療打下去。後來和學長詢問過癌症病人一但發生骨轉移通常預後都不太好,他們對於這類病人都不是很樂觀,但是陳阿姨依舊每天用微笑面對去探訪她的我,慢慢地在與陳阿姨每天的聊天中才發現其實對於癌症的復發也是帶給她相當多的打擊,不過陳阿姨的丈夫給了她不小的鼓勵和動力,每天細心的照顧和在接受治療等痛苦的時候陪伴與支持,讓陳阿姨繼續有了與病魔對抗的信心也更加的樂觀了,這才驚覺到照顧癌症病人不是病患的生理、心理都要顧及,就連主要照顧者,甚至整個家庭都要做身心理的輔導及支持,因為家屬親人是對病患最大的支持鼓勵的原動力。而見過陳阿姨這位病人也讓我彷彿看見了暴雨中屹立不搖的向日葵,不論何時都用微笑樂觀正面的面向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