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標題大部分人也許都認為這是個溫暖的故事,
但這個Jason的由來不是浪漫的。

那時候高三在補習班上課時,英文老師很年輕很漂亮,
常常和我們分享她的瘋狂生活又遇見什麼有趣的事,
有一次她曾聊天說:
「女孩們,在你們的生命中一定會出現一個Jason,
妳可能很喜歡很喜歡他,但他也許會讓妳流很多很多眼淚,
為什麼呢?因為Jason就是一個大爛人。」

「那為什麼叫Jason呢?其實他只是我第一任男友的名字啦!」老師開心笑著,但她所說的第一任男友劈腿了。而她臉上的笑容以及散發出來的自信好像這個故事不是她的一樣。

那時聽到只覺得有趣好笑,
也從沒想過會遇見自己的Jason。

上大學後,
我在迎新時認識了一個學長,那時候還不熟,
直到後來參加了大學營隊,他變成我組長。

學長跟女生相處時都毫無距離感,
說話說著說著可能會拉著妳的手玩阿玩的,
一開始只覺得學長很好聊天,也很熱情,
但越來越熟後,過多的肢體互動,
甚至約我夜間的散步,常常讓我有他喜歡我的錯覺。

哦不,應該說,
我在不知不覺間喜歡上學長了。

他是我第一個這麼主動的人,
自從一次他約我夜間一起散步後,我就無可救藥喜歡他了,
之後好幾次都是我主動。

常常叫他載我,當我專業的司機,
然後我們就會順便吃消夜散個步,
我們會坐下來聊很多很多天,
他後來常常說,其實我很可愛,
為此,我好幾次回宿舍時都帶著滿足的笑容。
約好一起去吃新推出的抹茶冰淇淋,
約好去看這個城市美麗的風景,
約好春假逛夜市、說好的古蹟老街,
但好幾次的說好最後都沒去成,
因為下雨因為要念書。

直到第四次我們終於成功出去玩了,
春夏之際,南台灣的太陽好熱情,
我容易流汗,身體始終處於比常人低溫的狀態,
他捧著我的臉,說我冰冰涼涼的,
而這一次的出遊,我們都知道彼此超越普通好朋友,
他喂我吃東西,躺我大腿上聊天,捏我的耳朵,
但他卻始終沒有任何表示。

正當身邊好朋友都覺得我們曖昧到不行時,
我們就真的在一起了。
那天我心情極差,他猶豫良久最後說好他陪我散步,
來的時候還帶了兩瓶啤酒,
然後他說了一個關於乾杯的故事,
德國人乾杯時酒都會溢出來,代表酒沒有毒,代表誠信,
我大笑著說真假,沒想太多,
他說乾杯之後要真心說話不能隱瞞,我說好,
他抓著我的手,我們乾杯,然後我開始大講特講,
發洩心情上的不愉快,
我很專心說話,停頓時就喝酒,
說到一半,我靜靜凝視著遠方的圖書館,
感覺到自己身體有點熱,腦袋也有點茫,
突然一個不對勁,他原本抓著我的手一拉,他一個傾身,親了下去。

我呆滯,這是我的初吻嗎?
想推開時他已經把我強壓在地板上,
我無力反抗,甚至,他是我喜歡的人,我不想反抗,
直到他開始毛手毛腳,
我知道這樣不對,也很生氣。

我:你幹嘛啦!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學長:那就當我女朋友啊!
我:你沒有告白我為什麼要答應你!
他沉默了,回去的路上,他說這兩天他要考試,很多話他想說但他還沒想好,
等考完他再說。

於是,一波三折,我們在一起了,
但他始終沒有告白。

我開始感受到他比以前更加積極的關心,
我們忙碌於考試,但也善用時間約會,
但我一直很不習慣,我們之間太快的進展,
我比較保守,但他似乎一直在尋找我的界線。
(點到為止,我不想移駕到西斯版><)

高中也談過戀愛,那時青澀酸甜,單純也美好。

而和學長的戀愛,好大人式,我真的很不習慣。
閨密說:他是變態嗎?
和我很要好的直屬學長(也是他的好朋友)說:妳是幼稚園嗎?

於是我調整我自己的心,
開始學習接受甚至開始學習享受,
但他始終不會說:我喜歡妳。

我很喜歡他的眼睛,直勾勾盯著我時,特別讓我著迷,
像深不見底的藍海,像是說著他的內心同樣難以捉摸。
他說,他不能說出喜歡我這種話,他怕最後會傷害我,也無法給我任何承諾,
我愣了,不明白他為什麼還要跟我在一起,
“因為我不想錯過和一個好女孩交往的機會。”他這麼說,
我卻只覺得自己的世界正在崩解,原來我只是給你練習愛情用的阿…
原來沒有喜歡我阿……

於是我們的交往模式變成一有空就甜蜜蜜的約會,
也就是上下其手摸摸的約會,
地點很多,都不一樣,戶外室內皆有,也許是很刺激吧這樣,
但我很沒安全感,
跟他在一起時是約會,但回宿舍後是淚水流不停。

我很害怕,有些東西握在手裡,但很不真實的感覺,隨時都會消失。
“你真的喜歡我嗎?”我再問一次。
我知道答案,只是想讓自己死心。但他始終沉默。

“看著我的眼睛,妳會看到妳想看的答案。”終於,他給我一個文青到我相信的說法。
那時候的我不知道這是狗屁,
並且,還深深掉進去了,掉進他深邃的眼裡。

但我發現時間一久,我還是看不見他眼裡想說的,
因為根本他媽的沒有我想要的答案,
一句喜歡我,很難,因為根本沒有所謂名為喜歡的東西存在。

然後他說,他覺得我比較像妹妹,
他看著我,很溫柔很溫柔,
到底是把我當成妹妹還是女朋友看待呢?
他說這句話時,他的眼睛仍然堅定,很深邃,但我卻讀不懂他的眼。

即使我的眼淚已潤溼眼眶,
但在他面前我總是可以撐起我所有的努力,以最美的笑容給他看。
我輕輕問:”那為什麼還要跟我接吻、還有做那些事?”
他笑了,眼睛依然溫柔地看著我,
他摸摸我的頭,說:”也是有可以做這些事的妹妹阿!”
然後他吻我,手也開始不安分,
我似乎,又掉進去了。

那一晚,是我們最激烈的一次。
那一晚,我們協議分手,我們說好當兄妹,可以接吻的兄妹。

回宿舍路上,
他說:”妹妹妳知道,一個男人不會因為妳幫他做這些而愛上妳。”
我點點頭說我明白,假裝分手過後我鬆口氣,
假裝我不在意,假裝我其實沒那麼愛他。
但那一晚是我哭最激烈的一次,
半夜三點,我壓低音量不吵醒室友,
一個人哭到睡著。


------------------------------------------------------------------------------------------------------------
大家晚安,因為字數太多,所以分開貼,
但我會一次貼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