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立院在審法案
對台灣的主政者不抱什麼期待加上有課
就在教室裡看伴盟的文字轉播
回家稍微看了下今天的反方言論
實在是就像原po一樣很生氣
但更多的是無力又無助充滿惶惶與不安的傷心
即使知道那些謬論是不理性的
還是覺得那些歧視的語言一鞭一鞭狠狠打在我身上
那麼痛,那麼真實

這個故事我在出櫃台大上講過
只是沒講出細節
今天看了新聞,突然很想把它說出來

以前喜歡的T在失聯很久後約了我出去
我傻傻的開心赴約
她以前削的薄薄的短髮留到了腰間
連校服裙都不穿的她穿著長裙
她說,她剛參加完教會的佈道活動,到街上對人傳福音
吃完晚餐她說,我要帶妳去一個地方
我傻傻的還害羞了一下
以為她要帶我去我們第一次一起出去的地方
當時我們一起吃了一碗冰,她牽了我的手

就這樣毫無預警的
我被帶到護家盟的教會
她對我說所有成功都不能彌補家庭的失敗
她把我帶到禱告室
我是個不信任何教的人
在那之前唯一一次上教堂禱告
是因為她,那時她生了重病
這些她都不知道
只兀自說著她是如何被神感召,然後加入教會,現在想和我分享服福音如何如何
我什麼都聽不進去
我腦袋裡亂轟轟的
充斥著和她有關的記憶
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開玩笑著要我吻她
她的溫柔她的好
我們國中畢業前她問我我是不是喜歡她
她說她也心動了但她不能她是懦夫
她不知道,被她拒絕她之後,我還是我
我傻傻的又喜歡了她一年
然後陷入另一個女孩的溫柔漩渦
我不是一時無知,也不需要神的治癒
我一直喜歡著女孩,她不是我人生的意外

我曾經那麼喜歡她
如今卻成為她的信仰理,破壞家庭的罪人
我們竟從無緣的戀人淪為無緣的朋友

一片混亂中,我們離開教堂
她送我回家,還是那樣的溫柔
幾天後,我收到她寄來的信
薄薄的一張信紙外
是一疊厚厚的教會宣教品
那天去到教會以來的委屈終於潰堤
我好想哭好想哭,但她已經不值得我的眼淚了
我狠下心把整封信都丟了
曾經,我連和她一起出去時的發票都要留著
過去的日子裡,她寫給我的信寥寥無幾
我總覺得我能擁有的關於她的東西好少好少
但要我留下這封信,實在太折磨

連在愛情的世界裡,都少不了護家盟的重重傷害
我好想求求她們,至少在司法上把那雙髒手拿開
我們已經躲不過社會上異樣的眼光
能不能至少在法律上留下可以讓我們容身的一角Q_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