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識四年多,我與妳相見日數不超過一個月
記得高中的妳,在電話裡對我說:「我想你大學就會喜歡上別人了」,於是我就認了,挑了一所與你很遙遠的大學,我在大一時封鎖妳試圖愛上別人,我盡力嘗試不同聽說過的愛情,然後我失敗了,在單獨與別的她出遊相處時總想到與妳可能的情節。
然後終於妳不再隨意出現在我的夢中,以為想念已因封鎖而淡,卻在重逢之後更加不可自拔,於是我決定寄出我的想念,一箱箱的以歐趴糖為名的想念(記得是從學校郵局最小的箱子寄到最大的箱子,裝滿各種等級的巧克力或土產),然後終於感動的聽妳說覺得幸福,然後再來的慢讀少回,直到最近的已讀不回……然後我決定再封鎖妳,卻抵擋不住長成龐然大物的思念,然而妳也不願再加我為好友,所以我決定再繼續猶如寫日記的記錄,既然你已讀不回而沒有試圖制止我,那麼我就繼續記錄我的日常和喜歡你的心情,也許這樣的我們,也成為一種童話。

聖誕節快到了,剛滿20歲的妳在這樣的寒冬,冷嗎? 我真的不懂,為何這樣的日子我還不能待在妳身邊…….只能在寄出一箱巧克力與暖暖包,希望虛弱的妳不要生病。

記憶深刻妳曾用這首歌
寫的動態,我只想RE:你,我不會說我要守護你,卻也不想征服,我想要的只是,簡簡單單的完成我們在一起的人生。

那麼,沒緣的我們還有機會見面嗎??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