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的夥伴,
或許有些人認識長黃。
長黃要不是在睡覺,
就是在挖睡覺用的洞。
只是他現在,
再也不會挖洞了。

總是在校園裡帶著悠閒神情,
通常在樹下的洞裡睡覺,
或者佔據小七門口。
他是一隻特別的狗,
不只是年紀特別大,
在許多學生心中,
他都是獨特的存在。
不像其他狗在看到食物時,
會靠近撒嬌,
他只是帶著嚮往的眼神,
穩定地站在不遠處望著,
彷彿若有所思。
他不會翻倒垃圾桶,
有時還是會叼走別人吃剩的便當,
你會看到他在校園悠哉散步的樣子,
但更多時候,
他只是在自己的小天地裡午睡。

現在,
他老了,
不再健康了,
然後,
他又擁有了健康的身體,
能在校園裡恣意奔馳、午睡。
我們的長黃走了,
但他也永遠地留下來了,
在很多的愛與想念中慵懶地睡著。

金莎花

共 2 則回應

雄中人+1

長黃是我在學校認識的第一隻校狗
只要摸摸他的頭,他總會用溫暖的舌頭不停的舔我的手
總覺得是自己手上有食物的味道
但慢慢發現這應該是他打招呼的方式吧
好多段考前留讀到快崩潰的夜晚,都因為他的溫柔而溫暖了起來

高一進來時,大家都說長黃已經在雄中十幾年了
三年來,感覺到他越來越沒有精神
但依然會熱情的舔我的手,一直到上個月回高雄遇見他都還是一樣
而現在他不在了

算一算,長黃應該看了十幾屆,三萬多個雄中生在這個校園中度過他們高中的青春,然後離開

對雄中而言,我們是過客
對長黃而言,也許我們也都是過客吧
但我會永遠記得,有你這麼一隻美麗又溫柔的狗兒陪我走過最燦爛也最迷惘的那三年

敬,長黃老大
敬,長黃老大!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