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國中開始,覺得生病都是種罪過。
家母嚴厲,當時生病發燒也要去學校待著;
高中時更不用說,即使快昏倒都求不到情請個假。

上了大學在外的時間更長了,起的比雞早,比賊還晚睡。早上在公司胃痛到臉都貼桌面,手還在敲鍵盤,擔心的不是身體,是隔天效能是否會被主管「關心」。
為什麼不請假?
是不敢請,
臨請的假會把我當月的績效扣光,影響到月考核,再者提出假單時主管的語氣與眼神就像把利刃,刺死你的小人頭T_T....

前兩個月同學相約看展時,我只能笑笑回著:「抱歉,我請不了假。」
平常相處一塊的好同學卻淡淡的說:「死愛錢。」
不難過是騙人的,但也要諒解對方做爽工,不會為我感同身受。
覺得我們都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而不是只顧全自身。

這幾年失去了青春但也得到了更穩重的想法。
小時總因別人的話感到受傷,現在能夠告訴自己不需要別人來定義我的價值。

一年又要過了,希望這學期班排名能夠往前十名O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