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孬種
我不敢發在塗鴉牆
只敢在這裡
做最後的抒發
還有如果文意不通 抱歉

跟你的第一次認識
是在大一的夜烤
第二次的聯繫
是跟你要統計學答案
第三次的相遇
是你室友請我幫你們搬家

藉由種種緣分
我主動與你在臉書聊天
但是以現在看過去的話題
我是多麼的白痴與白目
那時的你卻如此的包容

總算有天
你對我發了睡覺卡
我卻還是搞不清楚狀況
發現你還沒睡
又密了你在那嘰嘰歪歪
你很火大
那次使我們沒了聯絡

大二時
期中考你的電子檔案上傳遺失
你眼淚婆娑突然找了我
並問著我怎麼辦
因為我大一也是這種狀況
那時我安慰你不會有事的
最後那次電子檔案上傳佔10分
你最終還是及格了
不像我大一時
上傳檔案佔了學期成績40%
被當了 (哭

那時候的我
只要對我有點交情
就會給生日禮物
你生日的那天我把你CALL到樓下
沒有多想為什麼給了你生日禮物

有一陣子
我想要觀看全台各大校園
你是桃園人
於是問你可以帶我遊覽桃園的大學嗎?
你當初說好
暑假時我一再問你
你對我說沒空
正當我忘了這事
你又突然提起
雖然去完後也是沒什麼

某天禮拜五
你打了通電話
我們倆都沒課
你說想要出來走走
原來是妳的情傷
想讓你出來散心

不久之後
藉由種種互動
對你愈來愈了解

又到了你的生日
你這次還問我有沒有禮物
我說哪有人這麼不要臉的
見面後
我打算請你吃石二鍋
你卻說家裡晚上要吃舒果
怕晚上吃不下舒果
堅持下次再來吃石二鍋
最後我們吃了鐵板燒
接下來散步去大安森林公園
停車時 你看到MOTEL的招牌
疑惑著說我要帶你去MOTEL
記得那時我是笑著說怎麼可能
在大安森林公園途中
我趁著你去上廁所的時候
將禮物放進你的袋子裡
晚上你到家後整理袋子
發現了禮物
還記的那時你再文字裡衝滿喜悅的謝謝

沒幾天 是2014/01/01
在2013/12/28
那時的我
因為無聊想找人去跨年
於是找上了你
你思考了很久
跟我說去了之後
往後的三個約定
一、朋友
二、朋友
三、還是朋友
那時的我沒有多想
只說目前是這樣 往後我不能保證
因為我不想把話說死

首先我們去了夜市
再去河堤 看101煙火
進電影院看12夜
我還無聊的背下是哪12夜
再到文化看了夜景
最後載你回到了宿舍

到了元宵節
也吃了上次約定了石二鍋
看了燈會
我問你打過保齡球嗎
你說你沒打過保齡球
我們於是約定了大年初五
打保齡球和看松菸

我說我不會教人打
便帶了一位朋友同行
當天結束後
朋友竟然對我說
我對你好像有意思
於是想著想著
我竟然沈船了....
從此之後我再也無法以很單純的心與你互動

這期間互動頻繁
有天你說你在台北
想要找我
東拉西扯後
原來你是想找我去聽分享會
但是原來我與你的相知那麼膚淺
你不了解我 我不了解你
因為我會去聽
但是我絕對不會加入
那天看的出來你很落寞

某天晚上八點
我開了網路
看到了你五點所發的訊息
我急急忙忙的打給你
你說心情煩悶在士林夜市
我當下亳不急待的去找你
逛完夜市
那陣子是太陽花學運
我便與你去參觀立法院的周遭
體驗當時的氣氛
你說人很多 很恐怖
抓著我的衣袖
在此我再也按耐不住
也抓著你的衣袖
載你回宿舍時
在大度路上
我感覺你把手放在我的腰間
這是我們從沒到過的互動
這動作讓我與你約愚人節去菁桐
卻不知這只是你的無心之舉
在聽到愚人節時 你也將手放下
那時的我卻還做著千秋大夢

幾天後 白癡的我
暗示了去的意圖
你說如果是這樣
那就沒辦法達成我在我菁桐竹筒許下的心願

竹筒上寫著:
「願我下次 來的時候 妳在身邊」

之後我們互動漸冷
因為把心中的話
像潘朵拉的盒子般打開
一發不可收拾

到了某節課
你給我了卡片訴說著你的想法
反正就還是可以約你
不久之後是我國中校慶
我便約了你 你也答應了我

校慶那天我不知是怎麼了
一直對你說著甜言蜜語
你也心軟 給了我試用期
在這期間每天跟你通電話
我都很開心

某次在你宿舍旁的公園聊天
你突然腳抽筋
我替你按摩著
我想這次應該已經累積有100次的感動
所以你也不再那麼刻意保持距離了

2014/04/25(五)
期中考週最後一天
考完試後 我們在淡水老街散步
你突然問我說要等到試用期約定那天
還是今天
我不明就裡
下一秒我好像明白了什麼
牽起了你的手

期間有一個學長對你百般示好
我卻不停的吃醋 搞陰沉
過了幾天後你說無法用平常的態度對我
我像個小孩子般的發脾氣
說你回去想想 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
結果到了我們本該會相遇的課裡
你缺席了
我大概也知道結果了

後來你躲我
之後用電話聊了一次
你說是因為信仰不同
再加上某些其他原因
甚至搬出你從來沒喜歡過我
要斷了我的追你的念頭
你說我們永遠不可能
而且這樣也不會「圓滿」

抱歉這時的我
不夠成熟
批評了你的宗教
也因為這件事
讓我們關係不斷向下
到如今卻依然無法解開

之後因為真的很喜歡你
打了電話在電話裡崩潰哭訴
下一次再打給你
你說我很像過去情傷的那個你
於是我便壓下了想與你說話的那個我

暑假有一天
你莫名其妙傳了 就照我說著的 訊息
那時候的我根本不懂
如今看來那句話是你要放生我了

暑假期間
我一聲不響到了你家
將出去玩的紀念品
放在你家
你之後傳了一封簡訊說謝謝
結尾不再是過去的充滿喜悅的驚嘆號
而是冷冰冰的句點

開學過後一周
我打電話給你
想約你出來
你卻用不耐煩的語氣說沒空
最後也跟我說你有男朋友了

往後兩個月
我掉髮掉很兇
看見你也裝視而不見
藉此減少我的痛
直到光棍節
無意間又得知你男朋友是誰
可能因為負負得正
總算想通了
開始稍微示好

這段期間的你
書包 鞋子 衣服 以及我送你那把名為好聚好散的傘你也換了
人也越來越漂亮
但我看你卻越來越陌生

前幾天 是你生日
我傳了封簡訊
請你於23:59分前約我拿禮物
時間一分一秒經過
總算到了00:00
你最終還是沒有給我回應

其實早在暑假
我已經沒有想要追你的念頭
畢竟我真的達不對你的那些最低要求
一切行為都是記的你所說的「圓滿」
所有示好 只為你所說的「圓滿」
你還是視我為空氣
我想那不如畫下終止吧
因為這種熱臉貼冷屁股的方式 我累了

對不起去年跨年的三項條件
我還是違背了

曾經我以為最能包容我的人
如今卻是最討厭我的人
有點哀傷

今天是2014/12/31
對你所有的不愉快 或 開心的事就留在這天之前
明天是元旦我也該真的放下你
不再被你影響
真的我很感謝你 給我很多的成長 與美好的回憶
對你 我真的感謝遠遠大於怨懟
謝謝你!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