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了,不久前一直爭吵不斷的宿營練習,身邊不少它系的同學同樣也滿腹委屈和不滿啊……聽到是滿滿的心酸淚
*我從最初的破事,學會讓自己放寬心,做好自己“答應”的分內事,別在計較所謂的心情問題
呵呵,沒想到我認為很扯的事發生在宿營前了
→說,因為資金不足要工人去填補財務空洞,連沒有上營的也要繳納…………
= =現在到底是怎樣,覺得自己完全沒辦法被說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