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中秋連假的第一天
一如以往的醫護人員依舊要輪班
這特別的節日開刀的人依舊不少

和往常一樣中午的班
換好衣服到了手術室前台
便被告知,今天可能會有donor(器官捐贈)
這並不是小手術,甚至協助捐肝及種肝的刷手流動護理師
都需經過特殊的訓練,才能站上那手術台
於是我並沒有特別在意(畢竟我還只是小菜鳥)
繼續上我的常規刀
只知道這一晚,手術室不會太平靜

一點左右,加護病房通知我們不進行腦死判定,因為病人還能自主呼吸
兩點時,主護報告說病人已無自主呼吸,
由於病人為神經外科醫師的病人,
為道德問題,並不能參與判定,
於是向神經內科及麻醉科值班醫師提出申請判定腦死與否。
第一判過了,於是決定四小時後,進行第二次的腦死判定。
(基本上,第一次過了,第二次也會過,只是流程一定得走完,也會在這時候趕緊通知配對成功的被捐贈者)
在這等待第二次腦死判定的期間,
剛好又接了一台腦動脈瘤破裂的一級急診刀。
剛好是那位等待腦死判定的病人的主治醫師,

邊上刀時,便邊跟他聊,
才知道原來他這個主治並不能參與他的病人腦死的判定
因為會牽扯到道德問題,
更說了其實他們平常也不願意接受到這種申請
(因為神經內科、神經外科、麻醉科通常都是進行腦死判定的成員)
有誰願意當那個死神,宣判病人死刑?
可是另外一個角度去又想著
因為他的大愛,捐贈了一個肝兩個腎,受惠了其他三個病人
於是便覺得,沾滿鮮血的雙手,究竟是魔鬼還是天使?

在七點進行二次判定之前,
我們已經將準備給器捐病人使用的開刀房做紫外線消毒
並控制人員進出,以確保該刀房內的乾淨度
畢竟是器官捐贈,無菌的預防得做得徹底
當七點二次判定一過
還在上刀的我看著其他學姊忙進忙出,
做器官捐贈開刀前的準備及用物,
也許嘴巴說著器官捐贈很累,
可是我卻看到了學姊們對待這件事的謹慎及重視
甚至看到站上去的學長姐們都是下了班又被call回醫院的器官捐贈移植組的學長姐們
真的衷心地為他們感到驕傲及一份榮譽感。

在特別的節日裡,我們幫忙"轉送"了這份特別的禮物給需要的人。
雖然我們不如捐贈者的偉大,但是能夠參與這手術,
我想也是需要一些緣分。
也期許自己未來也能為此盡一份心力。

一個生命的殞落,卻是另外三個生命的重生。
由衷地向捐贈者致敬,是你讓生命得以延續。

會有感而發,是因為姑丈也曾經接受過肝臟捐贈,
至今每年都還會回去長庚大學舉辦的大體追思會感恩當初捐贈肝臟給他的人。

共 2 則回應

1
你們都是人間的天使😇
0
辛苦了,生死是很重要的事情,很悲傷,很難過,不過一個人的生命可以挽回更多人的笑容,你們的努力我們看的見聽的到,希望可以讓捐贈器官這件事情變得更普及,雖然很私心,雖然會增加你們的負擔,我還沒有更多回饋可以給你們,頂多給你們打氣加油。非常感謝原PO分享這個不同的禮物。往另外一個角度想,離開的那個人也用了另外一種形式繼續在我們身邊活著,儘管看不到摸不到,卻能清楚的知道他的存在,對家人也是另外一種幸福吧。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