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高中的時候很愛寫小說
但是每次都覺得要寫得非常的好
詞藻要非常的華麗 結果常常變成為賦新辭強說愁~"~
今天整理檔案時發現之前寫的一篇短文
是拿我和一個男生的曖昧過程去寫的=3=
然後也參考了不少的書XD"
突然好想PO出來看看
其實只是虛構 但是我不是很懂到底當初他為什麼會這樣做....

==分隔線==
躺在浴缸裡,她真的很想去把電話線給拔了,從她回到家開始,電話就一直響個不停,今天手機已經讓她快要抓狂了,天曉得家裡電話又響了幾遍!
泡了不曉得多久,只知道電話響的隔壁鄰居都要來關心了,她才不甘不願的爬出浴缸,拿起浴巾把自己裹起來,走出浴室。
她讓電話響了又掛,掛了又響,終於在臨睡前肯接起來。
「嗨!」他努力讓聲音顯得自然又帥氣。
「嘿!」一如往常的,她喜歡用這個詞來應對。
「聽我說,我知道我這一年來傷了妳的心,不接妳電話,不回妳簡訊,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想讓我自己忘了妳,我以為我可以,可是直到今天活動結束,我昨晚在營火場上看到妳那張認真的臉,我才知道,我從來沒有忘記過妳。」他的聲音急切又肯求的透過話筒傳過來。
「嗯,我從國中時期就是如此,對童軍的認真和熱情。」她淡漠的說到。
「可可,求求妳,我們不能不談。」他是如此的著急。
「不能,現在我們什麼都不要講了,這一年來我一直想和你談,可是你始終不肯,你已經不再是我記憶中的那個人了。那個人,會在寂寞的時候傳簡訊給我,會在上臉書的時候和我聊天,會在放假的時候跟我一起出去玩。可是你不是,從你掛掉我電話的那一刻起,我們心中早有些東西剝落,無法還原了。」
她微微有些激動,復又平靜的說到:「只是我現在真的需要時間好好想想,我有男朋友,而且我很愛他,我需要思考,想想你,還有我自己,我們之間的友誼,不是今天才這樣,至少對我而言不是,OO,很多事早已不一樣了,只是你不肯去理會而已。」
「可可,這兩天的活動,你都沒有給我機會讓我好好向你解釋,或許我是變了,但我不那麼覺得,可是我們的距離真的變得那麼遠了嗎?」某些程度上,可可是比瑜軒還要重要的人,他決定把之前的事攤開來講「你說得沒錯。」
「你同意?」她十分訝異。
「我很自私,而且對妳很不公平。」
「所以?」她的語氣認命,但卻不再傷心。
「可是明明那個時候,是妳選擇離開我,妳選了阿牛。」
「不!我沒有!」她的聲線高昂:「我做了那麼多,我努力了半年,開導了你半年,關心了你半年,一直到考完指考,我們從高雄露營回來,到七月底,你的心還是一直停留在瑜軒身上,從來就不是我!」她的聲音微微哽咽:「那天爬完山回來,你就開始疏遠我,不就是因為你討厭和我接觸嗎?是你先推開我的,你只是想和我曖昧,你只是把我當瑜軒的替代品,你牽我的手,你約我看電影,你讓我靠在你的肩上睡覺,都只是因為你把我當替代品而已。你給我希望,卻又讓我絕望,所以我才選擇阿牛。」
「我不知道妳是這樣想…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但是,難道我們以後就不見面,不說話了嗎?我們不是好夥伴嗎?」他的聲音顯得不知所措。
「好夥伴,何曾是好夥伴,你敢說,在彼此心裡面,我們對對方只有純友誼嗎?」她的聲音顯得疲憊無力。
「可可,我發現我不能接受妳不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知道妳也不能,可不可以,給我機會,讓我彌補?」
「OO…我有男朋友,這你不是不知道,再者,你在雲林,我在台中,何苦要再讓彼此費心勞力?」她隱隱有要掛電話的意思。
「等等!」他阻止她掛上電話:「我沒有要追你,我只是…希望我們還可以和以前一樣。」
「你以為…還可以嗎?我們的關係,是建立在心裡有個得不到的人,雙方都單身的情況下,我愛我的男朋友,我得到了他。誰知道呢?也許…等我們有機會好好的想一想…」掛上電話,她哭了,遲來的愛情,就像是遲來的正義,是無法彌補當初心底的傷,今天這通電話,似乎又撕開了心裡的那道傷口,恍若從未癒合、血肉模糊,她聲嘶力竭的哭了出來,也許,遺憾是最終的結果。
在電話的另一頭,他怔怔的聽著話筒裡的嘟嘟聲,似乎是石化了,他早該知道,也早該明白,她從未離開他的心,或許在去年的暑假,她早已取代了瑜軒,成了他心中最重要的人,最愛的人。
不應該…真的不應該…他不該參加這次的團慶,明知道會遇見她的阿…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