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你離開台灣,離開我的視線範圍,我沒有一刻不為你擔心。

2月17號那天,我知道人在草屯的你起了凌晨四點的大清早,要提前去桃園機場。而我人在高雄,徹夜未眠,到五更時思緒凌亂。3:59,我清楚記得自己撥了一通電話給你,你已經起床很久了,正在收拾東西,我一再地叮嚀你路上要小心,你那麼可愛,我好怕你被拐走,好怕你迷路。

你離開後,我一顆心懸掛在三萬五千英呎的高空,它也想跟你一起去度假,你說你要在那裡玩五天,每天晚上我都會發給你訊息,因為那時候你應該在飯店,會有網路可以用,只是想確定你平安。早上能不傳我就盡量不傳,深怕打擾你遊玩的興致。

19號那天,我們起了小爭執,你傳了一張照片給我,是你和你弟的合照,而我竟然白目地回你:『他是誰,說』。本來只是開玩笑逗你,沒想到你生氣了,你說:『我不喜歡猜』。我還在狀況外,回了你:『蛤,你弟比你高欸』。

你:『他是誰,猜,講這句話不會很奇怪?』
我:『我鬧你的。』
你:『我先去睡了,好累。』
我:『摁...』
你:『傻瓜,我沒兇你,只是很累了,這裡wifi又差不能陪你,覺得很煩』
我:『我沒說什麼』
你:『恩.』

後來又馬上和好了,因為我們承認都很想念對方,你偶爾會回我訊息,但我相信就算和好,訊號也不會變好。2月20號,你告訴我你明天就要回來了,我問了你搭幾點的飛機,我的文字透露了我的喜悅,你只回我哭哭的貼圖。

2月21號我傳了好幾張我的照片給你,告訴你我好無聊,你有讀我訊息,但那之後一直沒回過我了,後來的訊息你甚至沒有看,從峇里島到台灣大約5個小時的飛行時間,也許你累了回來後睡著了,但為什麼兩天了卻始終不見蹤影,我真的好擔心你,擔心到半夜驚醒,擔心到不斷看國外新聞,不斷在搜尋欄輸入『峇里島』、『台灣遊客』、『長榮航空』,我好怕那是我們最後的對話,也許在很多外人看來我像得了失心瘋,今天6:46分起來,我撥了你出國以來第七次電話,照樣的語音信箱,我幾乎急得要哭出來了,看了你的fb訊息,上頭標示著8小時前登入,心裡頭安穩不少。

拜託快點給我一個訊息,告訴我你還好好的,希望是我自己想太多,希望去過峇里島玩的版友提供意見,但拜託不要嚇我嗚嗚嗚,明天就要開學了,我等等要搭車回高雄,一顆心還是懸在那裏,無助到快發瘋。

不是約好228連假要來高雄找我玩兩天嗎?我們還要一起做很多事,去很多地方。

我一直記得自己逼你答應過我,就算你要離開,你也要告訴我,記得我們的約定。

雨過彩虹天

共 2 則回應

給他一點空間吧
人都需要空氣,而空氣源自空間
感受身體周遭冷了,自然就會投向溫暖的懷抱

-李白叫我快上線
變好快!?

黏人的侑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