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國中那年,
在已有明文禁止能力分班的那個年代,
在那個彰化有國中老師跪在馬路上,
只為了要引起他人注意,
告訴大眾獨樹一格的彰化還在偷偷能力分班的那個年代,
我升上地方的國中,
我是第二屆校方試著開始相信中央,嘗試常態分班下的學生。

在我國二那年,
國三那屆第一年常態分班的學長姐們,
交出了一張慘不忍睹的升學榜單,
我們這些學生哪對這些有什麼概念,
只聽著老師語重心長的告訴我們,
為了讓大家能不要辜負自己的能力,
為了能讓有實力的同學發揮自己的長處,
所以我們升上國三那年要開始實施跑班制。

甚麼是跑班制呢?
就是班會要記得回到原本的班級發表你的意見喔,揪咪。
讓全校校排名前七十名的學生分成兩個新班級,
喔幹,我就這樣脫離了我的小天地,
一個雖然我被委任當了兩年的班長,
但是總是和大家一起罵老師,
心中覺得台上的某些老師在誤人子弟,
雖然我台語很破很不會講,
但聽著班上流利的台語互罵卻樂在其中,
當我開口講起台語,便成為全班的笑柄XD
但是我樂在其中的那種笑柄,
我好愛好愛自己的班級和同學和好朋友,
但就這樣毫無預警地接受要去新班級的安排。

幹,賭爛!
來到新班級,35個人左右,
來自我們班的同學只有我和我們班的第二名,
我面對著不熟悉的33位同學,
為什麼那個莫名其妙的班會我卻高票當選了班長?
幹,賭爛!
新的班導很嚴厲管很多,
我這個班長也變成了他的制度執行者。
每天早自修、中午、第八節課,
大概都各有一張到兩張的考卷,
可能是完美主義作祟,
儘管賭爛我還是協調著各科的考卷,
每天在打掃時間確認隔天的事項,
在小白板上寫上滿滿的作業和考試,
然後開始過著很高壓的生活,
例如原本每天午休的吵鬧和歡樂,
(還有人要負責確定訓育組長沒有逼近中)
變成導師坐在前方要大家一定要執行趴在桌上的儀式。
面對這些改變我很不適應,
面對不熟悉的那些同學我覺得很不舒服、沒有歸屬感,
趁著下課的空檔,
我跑下了樓梯,經過了訓導處,
來到合作社隔壁的原班,
找個位子或是同學的大腿坐下XD
跟他們打鬧、嬉戲,
抱怨在新班級的高壓,
心裡想著還是這裡好……。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
跑回原班的感覺竟然也開始生疏了,
上課的鐘響,喊起立、立正、敬禮的人不是我,
台上的老師看到我也叫我快回班上上課,
幹,這裡就是我的班阿?
下課十分鐘間的歡樂或打鬧,
往往也是延續著上一節課時,
大家互傳的紙條上開的端,
以及大家又偷圍在一起聊天講的話題,
我也漸漸的無從參與,
不懂誰跟誰之間小吵了架,
不懂誰跟誰之間幹了甚麼蠢事,
不知道大家為甚麼那麼開心的笑……

這時你走進了我的世界。

在那個不熟悉的跑班裡,
你們班好像一起來了五、六位同學,
三、四個男生聚在一起總是很歡樂,
還會欺負和你們一起過來的女同學,
原本那樣的感覺我是格格不入的,
畢竟也是延續自你們國一、二時的情感。

應該是抽籤吧?
你抽到我的座位旁邊,
我們坐在靠近教室後門的那兩個位子,
在我一直很在意、很賭爛,
覺得失去歸屬感又要面對這群陌生人的時候,
你和我漸漸熟絡了起來。

懶惰的你會要我幫你抄一下聯絡簿。

第八節要考試的科目,
我們會在前兩節下課才開始看,
隨機抽問幾題,又或者拿著講義打打鬧鬧。

你很怕癢,我也是XD
但兩個人卻玩起了誰先認輸的遊戲。

課本講義沒帶,
也不像生疏的同學拉著椅子靠過來,
有距離的看著,
而是直接湊過了輕撞了一下身體,
就會兩個人分著坐一張椅子,
其實也不會認真上課,
我可能會和你講講花癡學妹對我做的事情,
你可能會講講你家的狗、白癡的同學做了什麼事、
你家發生的事情、你哥怎樣欺負你、你又怎麼弄他。

和你的熟絡同時把我拉進你們那群歡樂的團體裡,
我開始減少跑回原班的次數,
下課也開始有了說話互動的對象。

我們的肢體接觸好像越來越肆無忌憚XD
是愛玩吧!
可以不用支會的坐在對方大腿上,
可以看到對方伸出雙手,
抱了一下就開始玩誰先認輸的遊戲,
更甚,有人調戲你說是我的老婆,
你卻毫無反感,
我也還記得學妹從遠方大樓跑來我們班走廊要找我的時候,
我好像跟你說我不想出去,
你就坐在我腿上,露出我從來沒搞清楚的笑容,
讓學妹露出奇怪的表情默默地離開XD

我還記得某天的放學,
我媽臨時有事不能來載我回家,
很臨時的問你能不能騎腳踏車載我回去,
你很爽快、沒什麼猶豫的答應了,
出了校門左手邊是市區、右手邊是郊區,
我家是右邊方向,你家在左邊方向,
你不嫌棄完全不順路,
不嫌棄你要多花快一個小時把我送回家,
就這樣我坐在腳踏車後座,
一路嬉鬧的送我回到家,
後來我知道你家在哪之後,
真的覺得你毫不猶豫地答應
讓我相信我們之間已經存在很深厚的情感。

現在的我看當時的我,
我只能說是真的暈船了,
情竇初開的暈船,
毫不避諱的身體接觸,
還有你那個總是讓我搞不清楚的笑臉,
在那個苦悶的高壓生活裡,
僅僅不到半年的時間,
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不斷的飆高上升,
那是一種依賴,
還有一種對未來的小小希望的憧憬萌芽,
在一次晚自習的飯後散步,
在平常習慣的擁抱的那個距離,
看著你的笑臉,我衝動的輕親了你一下。
你跑去找其他人大叫
『幹~~~~~XXX親我!!!』
「阿里丟應某阿,吼親己咧阿沒差」
(我印象中有一個朋友應該會用這樣的語氣含口吻回他XD)
其他人似乎把這個當作我們之間理所當然會有的接觸,
我也沒有察覺你開始的困惑。

昨晚,我重新看了一下日記,
清晰的記憶和畫面從字句中浮現,
在那之後有過三次像是吵架的事情,
第一次,在你說你不理我之後,
下午卻又嘻嘻哈哈地恢復了原本的互動,
第二次,在你生氣一天之後,
我寫了一封滿滿的隨堂測驗紙給你,
你沒說什麼話來破冰,
但就又恢復了原本的互動,
第三次,那不像是雙方的吵架,
而是我被你逼著一定要跟你吵架,
然後就開始長達了72天的冷戰和單方面的示弱求和……

『幹!你怎麼會記得72這個數字?』
「就真的很痛苦啊!每天都有寫信、寫網誌,這個數字就變得很印象深刻拉。」

總在午夜夢迴時想起年少輕狂,
惡夢中的那種無力和絕望偶爾會把我驚醒,
還記得經歷了一開始的不斷當面道歉,
卻被當作空氣不存在,
口頭的不行改寫信,
像第二次吵架那樣講述我的想法,
想要有溝通或是一點點回應,
但好幾封早上六點半到校,
默默放進你抽屜的信都石沉大海,
發現你靠近歡樂的談話,
突然瞄到我的存在,
又默默繞一圈假裝去上廁所或做其他事的悲哀,
總是希望能回復、修補、挽回關係的我,
也一直自責在有我的場合裡你就從開心果變成了死魚臉而默默離開,
為了避免與你眼神的交會,
從遠方靠近的鞋子來判斷我要無視的走過,
還是可以抬頭打屁一下。

message
「你還在家嗎?」
『在啊』
「喔喔喔 突然想跟你敘舊XD」
『這麼突然~』
『那晚上找個地方喝飲料聊天啊~』

跑班的班導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鬧僵了,
當時的我總是覺得她一定很開心地看待我們的衝突和冷戰,
因為在要好的時候,
曾有幾次被叫去一起被訓話,
因而被調開了座位,
但在上課的時候又趁著老師不注意時偷換位子,
總是把班上弄得吵吵鬧鬧的,
可是我在班長的內務上仍然執行的一板一眼,
所以班導也沒多說甚麼,
雖然衝突和怒吼都挑班上沒有老師的情況下進行,
老師怎麼可以會不知道我們鬧僵了,
總覺得當時老師的介入是因為我們成績的起伏不定XD

在一次的中午,
我們兩個被老師帶去了無人的司令台,
她講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吧,
留下了我們兩個尷尬的面對面坐著,
我還印象深刻當時他的樣子
低頭玩弄著指甲,沉默不語,
我試著開口,
生疏的聲音回應著我,
平靜的先答應了可以和好,
我還記得你提起了別人對我們關係怎麼看待,
還記得你隨口問了我『ㄟ,你不會真的喜歡我吧?』
「幹,你想太多了喔,怎麼可能,我也有喜歡的女生吼。」
然後開始半真半假的講起一些屁話和假話
就壓抑自己吧,變成很普通的朋友也比那樣好……

一個多月後考了基測,
上了同一間高中,
但在不同班,
偶爾國三班上約聚會能碰上面,
好像還是會比其他人都還要好一點,
但我什麼都不敢了。
原本兩個人很要好時,
想著高中三年好像可以預約一位好朋友的想像,
也在生活圈不重疊的情況下逐漸疏遠,
看到他的時候我還是會搞不清楚他臉上的笑臉。
大學也一個往北一個往南,
看了一下message上的紀錄,
上一次的交談是2011年10月7日,
詢問你還在家嗎的這天是2015年2月21日,
又空白了好久,
但還是一直有話想告訴你……

到了約好的地點,
我原本來的路上在想,會不會沒有話聊呢,
但一坐下對話就停不下來了,
好久沒有聽到你的聲音,
覺得你的聲音變得有點沙啞,
語速好像變快了一點XD
開始聊起了大學四年的事情,
打工、課業、想法、研究所、感情、系隊、社團、家庭、老朋友……
有些事聽了真的覺得好久好久不知道你過得如何,
有些事聽了覺得,幹!你還是你,沒甚麼變!
從八點四十聊到十一點店關了,
騎車到山上邊走邊繼續聊,
你很幼稚的說有一個遊樂器材想去玩,
前陣子白天來,旁邊有告示牌說禁止成人玩,
看著跑來跑去的小朋友和家長,
你就不好意思在他們面前去玩那些設施,
幹!你真的還是你XD,我大笑
聊了很久很久,聊到空氣汙染很嚴重的家鄉天空,
竟然出現了一顆星星,
我也說了說我的感情世界和價值觀……

『阿對了,所以你怎麼那麼心血來潮要跟我敘舊?』
「ㄟ……,你用力地打我一下好嗎XD」
『幹,哩西北七喔!』(你巴了我頭,我們大笑)
「好啦,其實我現在交的不是女朋友XD」
『這我知道阿XD』
「為甚麼=口=!???」
『我們那時候的吵架我後來也想通拉,所以知道你是。我就那時候不懂事。』
……………………

「等等,就算你知道我是,那你怎麼說你知道我交的不是女朋友?」
『你真的一直把我當笨蛋喔XD,你講的那麼婉轉,我是聽的出來的。』
……………………

『你突然想要約我出來,其實我就有預感你會想聊這個。』
『所以才想說來這裡走走,幾乎沒人你才比較自在吧。』
『不過我也是真的很想玩這些遊樂設施XD。』
……………………

很緊張的打破了那個當年始終不敢戳破的謊言
你竟然開始跟我說起大學階段你被追求、告白的經歷XD
問我你是不是真的很有被喜歡的潛力
也說我突然約你出來,
你有預期我可能要聊聊當年的事情,
你也說那時候就是被嚇到,
不知道怎麼辦,沒有人可以問,
又中二很幼稚,盡做一些蠢事,

聊著聊著,覺得心頭上有一個沉重的結慢慢鬆開。
聊著聊著,突然覺得眼前的人其實一直都很了解我……。

夜深了,我們悄悄聊到了兩點半,
準備騎車回家了。

……
『ㄟ,時間差不多了,走巴來鄧。』
……
「我可以抱你嗎?」
『好啊,你要怎麼抱?』
……

那是一個很熟悉很熟悉的味道
一個恐懼又懷念的溫度
真切的感受到這個擁抱裡給我的善意和認同
很想一直一直那樣抱著……

『你有沒有感覺舒服點了。』
「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是真的喜歡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後,夜裡的山上,坐上機車,寒假在兩天後也要結束了。
我又將北上,他又將南下。

「ㄟ……我想跟你說,你的味道一點都沒有變耶XD」
『幹,那是我們家的洗衣精的味道沒有變吼XD,不是甚麼體味』
「可是我現在都聞不出來我另一半的味道了耶XD,
剛開始都聞得出來,現在聞起來都一樣XD」
『你是要炫耀你們再一起很久了嗎?我要從這邊回去,你呢?』
「那我走這邊好了,掰啦」


(全文完)

共 5 則回應

2
青春阿~~~~~~

-武道館清潔工
1
啊~~~~~~
0
抓住青春的尾巴告白一下QAQ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騎機車回家的路上也有這樣大叫XD)
3
這樣的結局,也算是撫平了當年的傷痛.
看著你的文章,胸口一直覺得悶悶的,才想起,
是啊,我們都還在等那樣的一個擁抱,或許是諒解,也或許是寬恕.

原po,恭喜你!

-陽光和雨交界
0
謝謝!
如果這是小說應該是個不錯的結局
但對我來說這有點像是一個新的開始XD
可以告別一個鬱悶已久的小男孩ˊˇˋ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