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杯明天就結束休假,又要回天津上班了。
剛剛他在書房外喊著:妹妹~把拔給妳錢~ (๑´∀`๑)
在家素有守財奴稱號的我立馬:好!!!錢拿來!!! (๑✪∀✪ノノ゙✧
原本以為是大概一、兩百那種零鈔,結果那中年發福的身影推門而入,我就看到那藍得炫目的千元大鈔。
雖然我貪財,可是是那種小財,一直以來父母都給我稱之為「充裕」的物質條件,偶爾討個三五百只是一種生活情趣,基本上若沒太大開銷,生活費都剩下不少。
一下子拿到千元,我的反應是:呃……你幹嘛給我那麼多錢? Σ( Д )ﻌﻌﻌﻌ⊙ ⊙
老杯:我還有臺幣啊,留一點就夠啦! (๑´∀`๑)
我:那你給馬麻啊! (´⊙ω⊙`)
老杯:我有給她啊!這個是給妳的! (๑´∀`๑)
然後他就出去了。

看著從老杯手裡拿到的千元大鈔,有點泛黃,上面還有著淡淡的菸草味,一瞬間湧上了複雜的情感。

我從小成績可以說很好(不過好的也就只有成績),不是那種天才型的,卻也有點小聰明小運氣加上還挺努力。
很多同學看到我成績好,或是不少同學爸媽知道我成績好,都覺得我的家庭也是如同我的成績單那樣A+。
是的,我阿木是有份在別人聽起來就是很適合娶回家的職業。(我不便透露,只能說很多醫生、工程師都很喜歡找那行業當老婆)
但是我的老杯,會抽菸會喝酒會賭博,大學選課搞烏龍被退學沒畢業,有段時間我甚至還滿排斥跟同學提及我老杯,遇到那種愛問的也含糊帶過,我承認當時我認為吃(菸)喝(酒)賭(博)的老杯讓我羞於啟齒。
當然他養成那些不良嗜好背後都有著或許犯賤更多點是辛酸的理由。抽菸是工作壓力,喝酒是應酬需要,賭博(打遊戲機輸點錢那種,不是可怕到傾家蕩產)是娛樂消遣。

我老杯老木也是那種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相處模式,每每吵架遭殃的都是我跟阿姐。阿姐比我早五年上臺北唸書,我又多承受這種壓力五年。吵的內容包羅萬象、族繁不及備載,可能是金錢觀,抑或是爺爺奶奶的問題,還有其他芝麻綠豆屁點大的破事。
有時候不免對老杯產生怨懟,因為他並不算個成熟的大人,在阿木情緒激動時還可能說話刺激阿木,心狠時甚至撂狠話就走人(去外面抽菸),留我們在家跟阿木兩瞪眼。
前陣子阿木很嚴重憂鬱症,多半是在跟老杯通電話時一言不合,或是老杯沒有及時回訊息,阿木就焦慮到在家人的群組傳很多負面、鑽牛角尖、說要吃藥睡覺的字眼。
那時候我跟阿姐真是焦頭爛額還兩次報警,覺得老杯真不負責任,自己造成了問題,卻要小孩半夜搭計程車回去就怕出事。

儘管我的老杯有不良嗜好學歷不高還幼稚加心狠(噢,還有超懶惰都不做家事),他對於我們小孩可是好得沒話說。(他就是對阿木小氣)

之前載我補習回家,正逢寒冷冬夜,他勾起了我想吃豆花的慾望後又嫌平常愛吃的那家遠,懶得再騎去買,還罵我愈吃愈胖((╬⊙д⊙)あぁん?),可是又一直唸著豆花啊仙草啊(超可惡 (҂ ー̀дー́ ) ),在我們回到公寓騎樓下,我對豆花已經絕望時,打開機車後座墊放安全帽,就看到一杯杯熱騰騰的豆花、仙草,當下覺得老杯形象特高大帥氣!(吃貨一枚)

升高三那年的暑假聽說是某流星雨最大期,我是文科生,可是我很喜歡地科、天文,在學校上了輔導課回來就一直說晚上好想去看流星雨blablabla,阿木嫌麻煩根本不太想鳥我,老杯卻二話不說,晚上騎著機車載我到家裡附近的農田看流星雨。(老杯,你雖然沒有F4那麼帥,可是我還是很感動你陪我看了人生第一場流星雨 .˚‧º·(´ฅдฅ`)‧º·˚. )

我到高中以前都沒有零用錢,不過國小四年級開始安親班的獎學金、國中學校跟補習班的獎學金,還是讓我小有積蓄。(所以家人才會說我守財奴)
上高中由於是明星高中,拿獎學金幾乎成奢望(只有一次進步獎跟第三名),老杯就會很賤地拿著新新的百鈔或零錢(我喜歡新鈔),說:我特地留了新鈔沒花,看妳上高中都拿不到獎學金很可憐,要給妳當零花錢!
我這時就會很(沒)欣(節)然(操)笑著接過錢並給老杯大擁抱! \( ❀ ´︶`)ノ

老杯一直對我的成績挺放心,當然也寄予厚望,大概本來想說我或阿姐能不能出個醫科,只是我們都是文組的料,他也不強求。雖然嘴上不說,可是若能考個法商他一定也很開心吧。
偏偏我上高中後數學差得可以,一緊張腦子就一片空白,商學院是不可能了。
而我自認在社會科很有天賦,惟獨公民只要考到法律行政那塊,總是低於班平均,對於法就毫無好感。
我非常喜歡地理,所以高二下決定要考地理系。
當我說出這個決定之後,平常採取放任制度的老杯,說話竟時不時帶刺、打擊我。(如果這裡有人唸相關科系真的很抱歉,那是老一輩的想法,我尊重任何學科)
為此我們可以好好出去玩,卻在車上大吵,最後敗興而歸。
等到學測放榜後,我的成績掐滅了我的想望,說不難過是騙人的,可是也不差,還是能填我非唸到不可的學校。
我以為老杯會趁機說風涼話,他卻比我還緊張在手機下載落點分析app,一直跟我分析我填什麼很有希望,也說那個科系未來還是很有發展。
當時他真的是我的精神支柱,2/13發成績單、3/20初篩結果通知、3/30面試、4/23放榜、5/12分發,老杯陪著我一一熬過來,跟大陸公司拿了簽約金,那邊不斷催我爸去赴任,還等到4/30才去。

去年9月他視網膜剝離回來休息兩個月,當然我們也會跟他說不要抽菸抽那麼兇、喝酒喝那麼多,要好好保養身體。
只是那邊就是那樣子的環境,他又想享受一個大廠歸他管的那種成就感,我們也只能口頭叮嚀他、給他帶些保健食品。

明天他八點多的飛機,六點不到阿木就要載他出門。
下次再見又是兩個半月之後了,說不捨還真有點不捨呢。

文好長啊,謝謝看到這邊的朋友們。
附上老杯的一千元:
Post images

冥冥 ʕ๑•ɷ•๑ʔ❀

共 5 則回應

1
跟我的情況很類似欸
整個感同身受
小時候老杯出國上班
我上課上到一半爆哭哈哈
2
B1 我老杯九年前第一次去大陸工作前一晚我們全家(包括老杯自己)都哭了。不過去年再去第二次我已經還好了。(阿木還是有哭)
1
多珍惜他回來台灣的時光!!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1
真堅強(拍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