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對妳來說,
我的存在變得像蒼蠅,
但我始終對妳的真心沒有任何改變。

當妳提出分手之後,
妳說要我認份做回朋友,
但我多麼怕就永遠只能是朋友了,
所以我三番兩次刺探妳的心意,
看妳是不是如妳口中所說,
只是覺得現在不適合在一起,
只是希望我先忙我的事情。

結果我這樣反而離你更遠了,
我為了不想讓妳覺得煩,
覺得我很沒用,
所以我壓抑我自己不要聯絡妳,
可是其實我還是非常想要跟妳講話,
雖然我每次主動搭話,
妳好像都故意把氣氛弄僵,
都故意要刁難我。


共 1 則回應

0
還是斷開連結 刪除一切聯繫吧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