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答應了朋友們要早睡,卻睡不著。


真實的,虛假的,心靈上面的補充,富足,交換,改變,發洩。
在很多地方能夠看見各種不同的角度。

各個版走一遭之後才發現我還是太不懂事了。
成熟的人很多,愛玩的人很多,感傷的人很多,依據自己的直覺走的人也很多。
夜也深了才在這裡抒發自己的情緒或許很蠢。

那且聽我的小小故事吧。

家裡是三兄弟的我排在了相位凶險的第二,而痛苦油然而生。
二就是個不被看見的、附帶的感覺,沒有尾的珍貴,沒有頭的鋒芒。
二貨這個詞或許也有人認識,巧合嗎?或是真實?
我看見二的自己時,總覺得自己是個笨蛋。

母親帶著三個小蘿蔔頭出門的時候,總是這麼向鄰居介紹我們:
「這三個都是我生的哦!」
「唉唷,這麼年輕就這麼會生喔!欸……怎麼中間這個長的特別不一樣啊?」
「這個喔?撿回來的啦!」
然後婆婆媽媽們總會這樣笑起來。

後來我弟坦承,他一度真的以為我是撿回來的。
「我根本就覺得我是撿回來的。」

改變不了的是母親很愛我。
改變不了的是母親在一些他不知道的小細節裡面破壞了我傷害了我。
魔鬼藏在細節裡。是的就是那樣。

母親是個很年輕的人,和父親差了十二歲,生下我的時候大概就是我現在這個年紀。
我現在依然很懵懂,但同年紀的母親已經帶了哥哥一年……

我得到的愛很多,母親總是關心我們,也管教我們。我們的所有品行都是母親教的。
父親則總是體現著這樣的品行,不苟言笑的默默關懷著我們。
父親偶爾會帶我們全家出去逛街出去玩。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時候很快樂,但並不是說現在不快樂。

為什麼說快樂的事情反而悲傷?
聽吧,看吧,說吧,然後嘔吐吧。吐出你的悲傷。
寫出一點,就吐出一點。
吐出一點,就寫出一點。

愛情是什麼?

透過電話傳來的聲音似乎有點距離感,抽掉了某些頻率和共鳴的聲音有些變質。
有些人的聲音就會透過電訊,變的失真。
雖然我根本不知道真是什麼。

去依賴吧。聽見了情話,就相信,然後吐回一樣的情話。裝作很懂愛,去釣出別人的愛,接受愛。
我們這樣活下來了,為了填補自己需要的愛。

我有家嗎?
為什麼不回家?
為什麼在家了還不開心?
你家很幸福啊,為什麼不珍惜?

好問題,好問題。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想,家就在那裡,但我總不能明白那個家是不是我的。
我還是會回家,睡覺。我只是晚了點。因為除了家也沒地方去。
為什麼會不開心呢……
為什麼不珍惜呢……

家裡,大家說話都有一種默契,就是酸。
酸鹼度偏低的言語你潑我灑,酸酸的空氣讓人過敏。
我總皺眉。母親看見就又酸了我一句。
我知道啊那是愛。不然我是不會活到現在的。
如果我在這樣的環境底下找不到愛,早就完了。

愛是什麼?
活下去的必需品。

酸酸的言語從來都不是最可怕的。
但兇惡的不好的脾氣壞的突然控制不了的可怕的指責通通都會落在我的身上。
只是巧合,對。那只是巧合啊親愛的。
親愛的……這樣的巧合很多啊……

痛苦無邊無際的蔓延時,呼吸困難,眼淚掉不出來,只有一片黑的感覺從胸口漫出。
縮著身子的自己坐在椅子上,看起來竟有些蠢。
母親走過來看見了,又酸了我一句。
看吧親愛的這只是巧合,誰叫你運氣不好心情剛好差又在這時候發作被母親看到呢?
對吧?

掠奪愛。

學了一身技能,去運用自己的優勢釣到會把愛雙手奉上的人。
去愛,去付出。才發現自己什麼都付不出來。只能把對方給我的愛拿來。
一半填補家用,一半拿去還他。

「你不夠愛我。」那個她是這麼說的。
「我感覺不到你愛我。」那個她哭的時候,嘴邊的是這句話破碎。

是嗎……我竟然無法辯解,無法反駁。
我有愛嗎?
突然一個問題鑽進腦海。

這樣的軀殼裡,是不是缺少了愛?

哥哥長得很健壯,弟弟長得很可愛,微胖。
而我長得很消瘦。

感情的重量……是這樣體現的嗎……?

「原來被最親愛的人背叛的感覺是這樣的……」母親冷冷的這句話落口。
那是我小時候不小心失言得到的。

我的母親不是糟糕的人,只是在難過的時候會過度痛苦以至於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想像吧。家裡最聰明的她沒辦法繼續進修,因為要賺錢貼補家用。
二十歲懷孕的身子背負著夫家的罵,繼續做著成堆家事。
十九歲時懷孕的身子出了車禍,被當成是災難被各種眼神看著。

痛苦。痛苦無止盡的輪迴下去。

到我這裡就好吧。

母親是一個很親切的人,喜歡一切都和平共生,喜歡開開小玩笑打打鬧鬧,卻不曾對我這麼做。
那是沒大沒小。儘管我知道這麼和母親相處是最好的,母親她還是會告訴我這是沒大沒小。
儘管我知道,母親還是害怕我會長歪於是糾正我。

因為母親不知道我知道啊。我從不說。

於是我成功的長歪了呢。真是可喜可賀可歌可泣。哀怨著又想吐了。

母親會慰問生活的各項所需,會裝作堅強的樣子。
背負諸多壓力仍然是對大家都很好。
把那些喜歡雞蛋裡挑骨頭的長輩們弄得服服貼貼,也和同輩親戚們打好關係。
累。

一個年輕的女孩背了太多東西。那是我的母親。
那居然是我的母親啊。

那麼就幫母親分擔一點點就好,一點點。
一點點一點點一點點一點點。我就這麼一點一點的拿走了。
母親的惡意就吸收走了。

我沒看見過母親的淚水,她在我面前總不哭,卻會在哥哥、弟弟面前哭。
為什麼我依然不知道,但是我明白了為什麼我喜歡看人哭。

會敞開心房就是親近,會在自己面前哭就代表自己帶給對方安心。
我呢?
就不問了。沒關係。

弄哭一個人很簡單。因為悲傷的人知道如何悲傷。因為快樂的人知道如何快樂。
所以要把一個悲傷的人的情緒鼓舞起來,我什麼都不用做。我只要做我自己平常做的就好。
那是我總能把自己鼓舞起來的理由,本分,強項,非要會不可的技能。
不會我就死了。
會死的。

所以總能把自己弄得很快樂,再出去見人。
你知道的,一個人的文字有顏色,寫出沉重的藍黑,那是經由訓練而成的。
或天生刻劃在血液之中的。

那是純純的純純的純純的黑,極致的濃厚的深沉的陰暗的黑。

我又把人弄哭了,今天。
我依然這麼詭異的聽人哭了,逗人笑了,發了瘋給人看了。
把自己的心情扔了,看看有沒有野貓野狗想要偷嘗幾口。
不,或許只會躲吧,那樣汙穢腐爛深沉而透著純粹的危險。

愛是什麼?

不要再問我這個問題了。那是我這輩子以來最渴求,只接觸過一點點卻從來都留不住的東西……
都消費掉了,拿去抵掉痛苦。
把惡魔送葬,把天使詆毀。
為了不死,為了彷如行屍走肉而生。

初嘗愛的美好卻痛苦的撕裂時,我總會想起她說她是如何感覺我不愛她。

早知道就不要知道愛是什麼,那樣就不會渴望。
空空的心也會習慣。

但曾經滄海難為水啊。
難啊,難於上青天啊。

那是蜀道,是灼熱的佈滿荊棘危險的,可怕的,痛苦的道啊。

曾被愛過,要如何不去追愛?
但如我這般黑洞,要怎麼找到人敢愛我?

痛苦的思念蔓延著吞噬所有正面的力量,透過指尖散掉的是一點一點的黑。
溶進文字裡。如果這麼瓦解了就好了。
忘掉,忘光。
就不會有人記得。

然後我明天又會好了,今天的今天的自己就留著吧,留在這裡。

我破壞我死亡我重生,但不改的是,我渴望。


Desire.
若你知道我是誰,請不要說,且讓他隨風飄散吧

共 5 則回應

3
文筆透露出一股悲傷
不知道發生是什麼事
給原PO拍拍加油!!


0
你說得對 我被你感染了濃濃的哀愁…
0
雖然說實話不能實質上幫你什麼
但我想說
不是每個人天生就懂得愛的
或許你的母親在那些壓迫下
也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得到一點釋放

不要害怕去愛吧
一點一點地學習付出 學習去愛吧
希望我們都可以變成更好的人
加油!!

—深紫色波西米亞
0
電波意識流……很喜歡這種文章
0
想抱抱你

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長大不是就不單純了
只是懂得包裝自己來保護那份單純
在寂靜的時候 你就純白如月色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