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
事情是這樣的
小妹我上禮拜出車禍自摔
當下流了很多血很可怕,所幸都是皮肉傷
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後來上了救護車後
還在現場的朋友幫我叫了警察
於是我在醫院緊急處理傷口完畢後
又跑去(離醫院有點遠的)派出所做筆錄

這其中警察先生叫我們幾個機車疑似摔爛的外地人自行前往派出所就不提了(?)
後來當然還是感(凹)謝(到)警察前往醫院來帶我們
這可是小妹第一次上救護車、進派出所呢…

這名開車來接我們的姑且就稱作“學長警察”吧
(由此可知待會兒會有位“學弟警察”,是為本文主角)
學長警察帶我們到派出所後
例行的酒測
然後簡單的解釋我摔車是自己摔的(哭哭)
也畫了簡單的示意圖
列出一些要我簽名的文件之後
就把最後看似最簡單(?)的做筆錄交給學弟警察做了
做學弟的當然沒有說不的權力
於是我們開始做筆錄

但這其中有個問題
就是小妹我是個近視頗深的眼睛妹
眼鏡在上救護車之前被隨行的朋友拿下來保管了
於是當下呈現的是半瞎狀態

年輕的學弟警察總是要我確認電腦螢幕上的個人資料是否正確

幹!但姐眼睛瞎了看不到阿!

年輕的學弟警察在輸入完所有筆錄要用的資料後
說我們可以開始錄筆錄了
請照著電腦裡的紀錄回答就可以了…

就跟你說姐看不到阿!!

於是學弟警察聽了我身後朋友的建議將檔案放大數倍後
我瞇著眼睛艱難的開始筆錄錄音
筆錄做完簽個名就可以回家了




你以為故事到這裡結束嗎?

怎麼可能!



在我回家修養數天後
又接到了學弟警察的電話
“你的筆錄可能要重做,你好像把機車車主說錯了
然後,你的後座乘客也要做筆錄,請問有他的聯絡方式嗎?”

what the …uhmm!!

簡單說明一下
姐在中部讀書,摔車地點在遙遠的山上
經仔細調查過後
我能到達那裡的公車只有一台
姐為了搭那台公車還要先搭半小時的火車!!!

在學弟警察聯絡不到我那正在打工被我拖下水的後座乘客之後
他告訴我,請我確認時間後再打電話告訴他…

於是我今天打電話去派出所找他
然後我發現學弟警察並沒有告訴我他的名字或姓氏=口=
於是我輾轉找到登記聯單上的學長警察
在學長警察疑問我為什麼還要再去一次之下
學弟警察終於來接電話了
結結巴巴的跟我確認時間之後便掛了電話
(你為什麼要結巴!我比你更緊張阿!!)
雖然有點火大
但看在學弟警察是年輕的哥哥(不是大叔)的分上
我忍!

雖然早已各種情緒都翻江倒海過一遍
但這時候的我
是該感謝警察先生的辛勞?
還是該表達這鬱悶的要命的情緒?
反正姐明天要再去一次派出所了
依照這煩悶程度應該沒有後續

結論是
好孩子騎車不要過快,不然摔了真的很麻煩…
共勉之(?)

我事情發生經過闡述的有點清楚
麻煩認識我的自己知道就好
不要出來認親
感激不盡


-
四姐姐

共 1 則回應

0
其實他是想要你電話 ╮( ̄▽ ̄)╭快接球吧!!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