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台北車站看到一個視障者拿著拐杖步履維艱
而我只是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是否需要我幫忙
在那刻的猶豫當中
一個高中生突然從對街衝過來扶著他走過街道
剎那間我覺得很羞愧也很難過

我羞愧的是 幫助人根本不需要猶豫
我難過的是 好多人都只是看
而我也是那茫茫人海之一。

共 1 則回應

2
我也曾經在東海別墅看過一個賣彩券的老伯,當下手上真的湊不出100元和他買彩券
當下只好就讓他離開我的視線,後來腦袋一直覺得很難過,不知道我到底在幹嘛
直到後來我再度在同一個地方遇到他,我想都不想就買了一張彩券
雖然可能幫不了他太多,但覺得如果在寒冷的天氣裡可以幫助他早點回去休息
我就覺得 心裡感到充實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