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小小的窗戶,看見一個小小的身影向著我揮手。
總在離開的時候才突然意識到是離開的時候。是你的木訥太過於壓抑,還是我。

小時候的我很倔強,我不喜歡跟人家撒嬌。而在沉默的終章與兩個世代的裂縫裡頭,擁抱是最直接的親密與溝通。然而像現在一樣能夠躺在你的大腿上撒嬌,那樣的片刻還能有多久呢?我不敢去數,我沒有勇氣承擔計算後的結果。

每次看著你越來越小的身體,總是詫異於時間的殘酷。以前的活力,好像都擱置在某一段遺失的過去。而你驕傲的健壯,隨著歲月逐漸老邁。好像唯一沒有變的,是你的木訥與溫柔。

此時是你生命的末章,隨之而來的是終將衰老,殆盡。而我才剛在我的生命的初章,我才正萌芽、綻放。我越來越高大,而你越來越小。很像是我吸吮著你的能量而成長。那如果我還給你十年,你能不能再有十年?

而我們走的路也注定是相反的吧!可我捨不得。我還想再與你共行,再一點點路都好。

//Crushangel

共 2 則回應

0
很有感觸,好文筆
1
好有感觸,想到我把拔...
喜歡原po文筆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