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剛回到家,就立刻看到媽媽拿著手機不斷滑line。
說是她的國小同學把她找到了,加進了群組。
群組活絡的一個禮拜內,大家活用六度分隔理論,一點可能就扯上關係,遠自美洲,橫跨歐亞大陸的都浮現了,
更驚喜的是,隔天就決定辦同學會。我聽到時真心覺得這可以成為line的新廣告了。

同學會開始,看著每位伯伯阿姨尖叫聲入場、互開玩笑,
才開始30分鐘,明明40年不見,彼此的距離卻好像昨天才剛畢業,
我也是第一次看見媽媽咧嘴笑了兩個多小時不停。

大家不是拋夫就是拋妻棄子而來,每個人談著自己的興趣或以前的趣事,
一邊啃著大肥鵝的我,卻只聽到媽媽不斷分享自己的育兒奮鬥史和兒女的人生,即使談到自己有關的事情,卻出現「階層」、「沒讀過書」這些字眼。
我知道媽媽從國小畢業後就開始工作,結婚之後當主婦到現在,
她總是在督促我們念書時,參雜自己的故事做對比,希望作為激勵的素材

但我沒想到貧窮幾乎是刻進他堅毅的記憶裡了,
我忘不掉國高中補習和學費繳不出來,她那困窘的臉;
擔憂阿嬤的看護費,總是解不開的眉頭;
為了保持穩定的生活,撿不完的寶特瓶,
她花了幾乎是我年齡兩倍的年數在家庭上付出,時時刻刻堅強卻又脆弱無比,
唯一她終於可以選擇擺脫家庭的時刻,享受毫無雜質與老朋友相伴的快樂時,
自卑地,嘴裡還是談著「家」。

在一本書上看到過,有位媽媽和女兒爭吵,脫口說出:
「我的人生就是你的人生!」
非常驚人,主觀看來覺得是自我犧牲的一句話。我覺得這會是我媽媽的座右銘。
雖然這份夢想給我們秒來壓力,且伴隨著像是「我沒想過喜歡的人喜歡我」的感覺,
但是她是我媽媽,我最感謝的人,讓我慢慢重視我們彼此的聯繫。

隔天婦女節,我卻過得好像母親節。

家人在一出生就存在了,愛來的太當然,反而少了從內心的角度去認識,但對朋友卻自然而然,
其實現在也不遲,就和母親來段「熱戀期」。

共 4 則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