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生是個僅背個包包搭車到臺北的求學生。其實家鄉也只是不遠的新竹風城,所以也沒必要帶東帶西的。有時候看見老家在台中高雄的,比我遠的同學們,回家的次數少之甚少。一方面考量車費太貴什麼另一方面學校事情忙碌。因此我也不例外,除了車費相對少了很多。家裡的人也就覺得明明新竹臺北這麼近為何不能常常回到家。

這切的種種其實也是歸根在於我的學校生活以及課業吧,其實我還在高中時就嚮往著就是要以臺北的學校為目標。班上的人同學也都是如此,好像在臺北讀大學是一種榮耀,站在巨人肩膀的感覺。在臺北生活了三年(包含重考,有空再打重考),偶而和以前高中同學聊聊,聊到大學好像讀臺北學校的同學們才感覺聊得起來,不知道這是什麼樣虛榮,總覺得不是在大城市的大學生們沒有那種將要進入社會歷練的氣息。(我這麼講,覺得中箭請不要生氣)

更細微的是在我讀我這間學校的這個系所,我更認為好像不是讀這樣類型的科系相關,都好像會對於未來生活感到沒有方向。(講到這覺得中箭真的不要生氣拜託=_=)為什麼會有這種感悟,我想真的是課業關係吧!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聽過翻轉教室?其實漸漸的我在上的一些課程慢慢的走向這種模式,也因此我並不是在一種被動的學習模式下學習,沒有所謂的期中考(其他系考試而我們沒有),有期末,但都是在交作品,沒有所謂的紙上談兵,期末都要靠自己無中生有,因此我們被迫著去要自己解決所有面臨的問題。我甚至認為大學應該要這樣子或許會比較好才是,但是好像大多數學校的科系的課程,似乎還是停留在高中同學坐著發呆低頭睡覺老師在台上滔滔不絕的模式,然後只上的小考小考大考。但這也沒有絕對,老師教授知識的傳授是必要,但也不全然都只有這些部分。

這週末我回我新竹老家,一到家後,一躺就是12小時。這是我在臺北睡覺不曾有過的數字。而我北上從車上踏下月台的那一步,我的下一秒就開始思考著:今天我要做什麼,明天課前我要做什麼,記得要去做什麼.......。好像都沒有停止去想這些問題過....當我再次回想,真的是頗費體力。也因此花了不少時間在這些上,老家也就懶得回去了。

我認為的大學生是可以有自己的思考,自己的理想,想去實踐的事情。
而常常看見總是上課想著等會要吃什麼的那些人覺得:你只有這些事情可以想了嘛?
當然吃事必要...只是人平常就閑閑無事問這些就讓人非常反感(覺得再中箭,我跪好了!)

好啦!我其實不是要發文針對人罵著的。

而是我覺得好多身邊人當初懷抱著自己的夢想生活著,只是到後來都背離了自己的意願。從國小萌懂玩樂,國中小屁孩,高中有點樣子的屁孩,到大學。是不是很多人都忘了自己給自己的期許了呢?還是說得過且過就好,出了社會再說呢....?

共勉之

(最後的最後,覺得看完文章覺得不滿的,我跪完在磕頭好了=_=!!)

共 3 則回應

1
我是在南部念書的台北人,不忍說因為路途遙遠我回家次數真的超級少,上學期加寒假只回去了3次雙十連假、元旦連假跟寒假

然後我要吐槽一下,一般都是講翻轉教室,而非反轉教室,因為是要把教室中的「學生」跟「老師」的狀態翻過來,卻不是完全反過來,畢竟當學生在思考與吸收時,老師還是得提供必要的協助,而不是讓學生老師的立場反轉。
這樣吐槽不知道有沒有冒犯到原PO >"<

然後,其實台灣的教育很奇怪,因為人是一個會「思考」的動物,也就是說,其實從小我們就該學會思考,思考自己想要什麼、不要什麼,可是台灣的教育比較偏向把學生的自主思考延到大學再來做。

喔然後,我要說,當我問別人要吃甚麼時,通常已經站在學餐或是學校對面那條大吃市了XD可是吃了一年多,真的很難想到有甚麼可以吃的(抱頭
0
要怪只能怪整個中國文化的教育體制
從古至今就是上對下師對生
跟西方不同的是,西方重視好奇心
中國卻是利字當頭
當你想研究一個很特別但是毫無用處的事情,所有人只會問:那能當飯吃嗎?
積習已久一時半刻也是改不了的
學生從小受到僵化的教育而變得無理想,也是莫可奈何
每次想到都覺得很sad,只能期許自己以後不要變成那樣的大人,而是多多鼓勵我們下一代了吧

然後我覺得已經越來越多老師在進行翻轉教室的教學方式
就是老師上半學期,下半讓學生分組上台報告教其他組這樣


0
B1 文打長沒檢查,是我打錯字。謝謝提正:P
沒想到這麼晚了,還有人跟我一樣在夜貓族中。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