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文科技大學

#有雷 曾經為了不被歧視而成為歧視者嗎《幸福綠皮書》觀後感

2019年6月8日 19:37
平常就很喜歡跑光點華山看電影,開始決定整理心得。雖然過了一段時間,還是想跟大家推薦這部《幸福綠皮書》 。 先送上部落格好讀版:https://reurl.cc/7q4vD 我並不覺得他是一部喜劇電影,更多的是經過笑料包裝的悲傷,甚至是昔今入骨的傷痕。 我喜歡在觀影結束隔天閱覽網上的評價,很多人從中得到娛樂,也看見黑人所處的困境,使我開始思考,會不會東尼正是多數觀者的投射?不難從劇中發現,包含東尼在內,他的親友們無不稱呼黑人為「那根茄子」、「黑炭」,東尼甚至將妻子端給黑人工人喝水的水杯丟棄、即使為了優渥的薪資為薛利開車也不願為他搬運行李、說起他(薛利)是我老闆還會感到羞愧…等等,歧視的存在不言而喻。諷刺的是,即使人們知道這樣的心態不適當,依然會為了避免成為受歧視的一方加入歧視他人的行列,誠如東尼沒有說出口的是,美國社會中的義大利移民也是受迫的族群,那麼,平時我們告訴自己謙虛、善待他人的種種自我提醒僅是口號嗎?他是隨自身情況所須才調整的價值觀嗎? 也許讓偏見成為歷史而不復發生的前提,不能只是精神喊話,否則多數不為眾所知的傷,是有意無意間被加成的。 其實薛利大可選擇在北方巡迴演出備受尊崇,甚至賺取更多,東尼問:「既然如此為什麼選擇到南方?」明明知道會有層出不窮的羞辱必然發生,其中一名音樂家事後給了他答案:「光有才華還不夠,唯有勇氣才能改變人心。」是,薛利做到了,在層層羞辱中護住自己的尊嚴,雖然那樣拼命的結果把自己的處境弄得不黑不白也不夠男人,說穿了甚至是白人貴族社會彰顯素養的利用,但兩個月的時間,東尼於底層打滾的放蕩不羈與薛利富含素養的不凡氣質合成劇中那抹碧綠,不分黑白,最後一段路薛利開車送東尼回家慶祝聖誕,東尼更堅定地以「不准再稱他黑炭」回應家人對黑人的戲謔,心中掛念著居於高塔中孤獨的薛利同時,薛利帶著香檳登門拜訪,於彼此相擁的剎那打破一直以來的高牆。 還有另一件事,途中他們曾經遇到兩次警察的攔截,第一次員警明著來找麻煩,先是要求出示證件,警告日落村日落後禁止黑人的進入,出惡言嘲諷東尼的義大利姓氏挨了東尼一拳,便將兩人押進警局堅持不放人,直到薛利給甘迺迪的一通電話才結束這場災難,卻也令薛利自覺糟蹋尊嚴;第二次遇上警察時還下著下雪,東尼不滿的大罵,不料員警僅是提醒他輪胎破掉,輪胎換畢還送他安全上路。不是每次都那麼糟嘛,東尼的嘴角輕輕上揚。 劇中還有許多細膩的鋪陳值得一看,希望大家在歡笑之餘有更多發現,也不確定是不是偏鄉的經歷引發我的共鳴,哭個不停,彷彿自己就在其中經歷那般波折,所謂好的電影就是這樣的吧,不為那滿滿的獎項提名,就是直直打進觀者心底。
愛心
13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