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少女》 心機婊過招,殺人不用刀

2020年7月29日 20:39
  這幾年來國片的題材愈趨多元,近期有講述渴望長大的《破處》、愛情驚悚的《怪胎》,以及心機婊過招的《哈囉少女》,各有擅場,與以往走愛情偶像劇路線大賣的電影,如《我的少女時代》和《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大相逕庭。其中,起用大量新生代演員的《哈囉少女》,在片名融入了網路流行用語「是在哈囉」,再加上劇情中角色多次使用時下流行的通訊軟體,非常貼近年輕人的生活,乍看之下把觀影的族群鎖定的青年一輩,實際上,《哈囉少女》最吸睛的部分,在於角色間的勾心鬥角,因為人的天性喜歡作壁上觀,看他人的好戲,這也是為何路邊如果有人吵架,總是特別容易引人側目,無論幾歲皆然,這也是臺灣的鄉土劇往往靠爭吵就能演個兩、三百集以及《後宮甄嬛傳》、《延禧攻略》等宮鬥戲碼會爆紅的原因。因此,主打殺人不用刀的《哈囉少女》可謂老少咸宜。   《哈囉少女》被喻為台版《辣妹過招》,坦白說,兩部電影的調性並不相同,雖然題材雷同,以女高中生拉幫結夥的小團體鬥爭為劇情主軸,不過《辣妹過招》是用諷刺手法來呈現幽默的風格,逗觀眾發笑;而《哈囉少女》卻在幽默橋段中點出「霸凌」的重點議題,所幸,《哈囉少女》只是反映出學生、校方之間的真實狀況,將問題拋出來給觀眾自行反思是非對錯,並未在片中安插枯燥乏味的說教橋段,試圖對觀眾講道理,讓本片能大幅提高娛樂性。另外,在本片中,允蘅(王渝屏飾)和可茜(陳怡叡飾)在樓頂攤牌的一幕,頗有致敬《無間道》最終梁朝偉與劉德華在天台談判的感覺,兩部電影都提到關鍵字,「當好人」。   除了樓頂攤牌那幕極端的衝突之外,《哈囉少女》運用了兩個巧妙的鏡頭,呈現出女主角允蘅心境的轉換,她隻身一人剛從基隆轉到臺中的學校時,在校長室看到的匾額書寫著四個大字:「人是孤島」,簡直就是她因人生地不熟而衍生的孤獨處境的最佳寫照;當她第二次進到校長室時,才看到匾額的全貌,正確來說是寫著五個字:「無人是孤島」,此時的她亟欲幫好友任力加(姚亦晴飾)出頭,匾額上那句話,對她而言,無疑是一劑強心針,徹底加深她的決心,展現「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魄,誓要為任力加討回公道,不讓好友被孤立,成為集體霸凌的犧牲者。   《哈囉少女》礙於片長未滿90分鐘,因此在角色之間的情感較少著墨,而是將重心放在劇情節奏上的推進,速度明快,優點是毫不拖戲,缺點則是有些橋段太過簡單,像是允蘅在追查可茜的底細時,過程太輕易,以及數名配角毫無徵兆的神助攻,編排方面顯得不夠縝密,不過至少在整體的劇情方面,能演出一個有衝突、有轉折、有合理結尾的故事,甚至主角還能產生性格上的轉變,王渝屏飾演的女主角允蘅,因任力加頻頻釋出善意而感動,卻因任力加遭可茜算計後,體悟到被霸凌之人的處境,勇敢的去面對她犯下的過錯,向李沐致歉;而李沐出現的場景不多,僅有兩場戲,一幕柔弱一幕倔強,有強烈反差,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儘管仍有值得加強的地方,但一部電影最基本的是把故事說好說滿,而《哈囉少女》的確提供了一個充滿看點的故事,達到娛樂觀眾的效果。最後用一首十四行詩點評,詩放部落格→
九品中正制度評分:四品,中上之作。 (一品最高,九品最低)
24
回應 0
文章資訊
117 篇文章47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13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