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下驚魂》影評  求心理陰影面積

2020年7月31日 11:21
  《樹下驚魂》是我印象深刻的一部歐洲電影,導演充分展現出何謂「落花水面皆文章」,他從日常生活的事件信手拈來,編成一幕又一幕看似荒誕,實則可能會真實發生的故事,採用黑色幽默的手法,去諷喻人性失控後的所作所為,是極難想像的誇張,人類骨子裡的野蠻天性就像脫了韁的野馬,放肆狂奔,沒人攔得住,終至奔向萬劫不復的地獄。   《樹下驚魂》的開場,想忘都難,用犀利的手法攫取觀眾的目光,同時為本片奠定黑色幽默的基調,一名男子阿特利與妻子艾格妮絲感情漸淡,沒了愛情的火花,於是打開電影D槽回味他與以前床伴的性愛影片,邊看邊自瀆,當場被妻子抓到,判定他出軌,儘管他辯解說影片是婚前拍的,仍無法避免被趕出家門的下場。因此,阿特利只好回老家與雙親同住,無端被捲入雙親與鄰居爭執的事由;劇本高竿之處在於,運用這個開場的爭執,為後續發展埋下非常重要的伏筆,不過可惜的是,吵架之後,阿特利與妻子艾格妮絲這條感情支線,就顯得平淡,不影響主線劇情。   本片重頭戲在於阿特利的雙親與鄰居康拉德的爭執,原先只是康拉德的女伴艾比希望可以修剪庭院大樹的樹葉,方便她做日光浴這等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已,偏偏艾比頗有姿色,且非常會享受生活,惹得阿特利的母親妒火中燒,反對修剪樹蔭,雙方後來又因車胎被戳破而結怨,自此,爭端就開始擴大了。阿特利的母親除了嫉妒之外,又將自己的貓走失歸咎於鄰居,懷疑是對方把貓偷走,目的就要讓她傷心難過,於是這位貓奴為了還擊,做了天理難容之事,用羊骨誘騙艾比的狗送去安樂死,安樂死還不是最扯的,她竟然要回狗的屍體,做成標本放在鄰居家門口示威,這招真的很絕,真不知會給對方留下多廣的心理陰影面積?我實在不敢想像,內心要有多變態,才能做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這比古代斬首示眾更加變態!這場紛爭中,鄰居犯下的錯就是太過理直氣壯,缺少溝通的誠意,才讓阿特利的母親有機會把事情鬧大。而阿特利的父親太過怯懦,明知道始作俑者是自己老婆,卻不敢糾正她的行徑,總是以練合唱作為逃避手段,直到最後間接害死兒子阿特利,遂將怒氣發洩在鄰居身上,拚到魚死網破。阿特利的母親妒火,導致了三人和一犬死亡,一人住院的慘況,證明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也證明了何謂「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如果《樹下驚魂》只到這裡結束,只是一部不落俗套的驚悚片,但既然本片是入選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冰島代表,勢必有過人之處。最後一幕的殺傷力更甚於開場,失蹤的貓自己走回來了……,那些死去的人或狗,全都是阿特利的母親妒火下的犧牲品,這尾勁很強,也很諷刺,讓本片從驚悚片脫胎成為黑色幽默的電影。或許有人會覺得,本片像在抹黑貓奴的形象,不過臺灣有一則新聞「男子燒炭送醫 女友哭喊:我的貓怎麼不見了?」這報導的內容大概是男友燒炭自殺,女友回來只關心貓,我曾經把這則新聞傳給有養貓的朋友看,對方當下也是問說:「那貓呢?」可見《樹下驚魂》真的是把貓奴的內心,刻劃的入木三分。   不得不說,以喜劇片來論,本片是相當成功的,確實有本事能讓觀眾的嘴角上揚,可悲的是,它幽默的來源,出自於真實世界的荒誕,人性原始的野蠻,幾乎瓦解了我們對「人性本善」的道德認知,一股不寒而慄的感覺油然而生,所以《樹下驚魂》更像是一部驚悚片,但只是「像」而已,它應該被歸類在劇情寫實類,因為裡面的劇情,即使發生在真實社會中,也不太容易令人感到意外了,該感嘆我們處於這樣的一個世界嗎?最後,用一首十四行詩點評,詩放部落格→
5
回應 1
文章資訊
117 篇文章47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13 則貼文
共 1 則留言
文藻外語大學
很詳細的解說 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