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南大學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影評-故事中『牆』與『水』的意象 #有雷

2020年10月10日 12:42
本次比較聚焦在《刻》這部作品中出現的事物、事件傳達給我的意象,較少去探討每個角色的心路歷程以及情感面向,意象本身也較具主觀性,請各位不吝指教> < 如果說《刻》這部作品傳達給我的意象,無非是建立在『牆』與『水』兩物,如同《春光乍洩》中『白背心』與『格紋』,當然這兩樣物質藉由主角間的性格與行為環環相扣在一起。
先從『牆』的意象說起,片中出現各式各樣的「牆」,無論是間隔男學生與女學生的鐵絲網、社團男女分開坐的規定、主角間友情到愛情那看似矮小卻又高大的檻,以及緊扣整部作品對同志歧視的世俗眼光。 片中也不乏攀上、翻越牆的畫面,尤其以Birdy更常做這件事情,我印象較為清晰的有兩次,一次是在高中時期,被視為同性戀(劇中稱之為咖仔)而被毆打,他攀上窗躲避攻擊並向他們叫囂,第二次便是接下來翻過走廊的圍牆,一躍而下跳到被學校用鐵絲網所隔離的女生學區。
在探討Birdy的行為意涵前,想先談談Birdy這個名詞由來,在《刻》劇中說源自於一部電影的名稱,其實就是1984年由亞倫˙帕克執導的《鳥人》,該作品裡面也充斥著牆的概念,不僅是醫院病房的牆,也是Birdy與人類社會之間的牆,而《鳥人》中的Birdy卻希望自己是一隻鳥,能自由自在的在天空翱翔。
回到《刻》中的Birdy,他是一個願意與體制對抗,並試圖去跨越各種不合理藩籬的人,尤其是在與舍監、教官、父親的對峙時更加凸顯,然而這樣血氣方剛的Birdy在年少時,卻並未翻過那堵名為同性之愛的高牆。被視為咖仔遭受毆打時,他攀上教室的鐵網,如同籠中的鳥跳上欄杆上咆嘯,但也僅限於無意義的嘶吼。爾後跳上圍牆一躍而下,進入女生的學區,也隱含著他嘗試放棄了喜歡男性的這塊區域,無視了張家漢的呼喊走入了喜歡女性的區塊,而這之後就是與學妹的感情線登場。會有這樣的想法,也是在30年後學妹(金曲歌后)那句:「有些人天生就是喜歡男生的」給出了前後呼應的感覺,Birdy外在行為上跨越了性向,然而內心真實的自我卻始終沒有跨越,或許是出於對阿漢的愛與保護,也或許是清楚理解這個世界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友善,想衝撞、翻越卻又無能為力。 其實Birdy多半時候很喜歡去攀爬、躍上高處的行為,且多半是出於無心、好玩、或是中二,然而仔細發現,會做出這樣輕鬆、自在的行為的Birdy,往往是身邊只有阿漢的時候。不論是在台北街頭或是一起去高塔偷氣球的時候,那時候的Birdy是最做自己的,因為他知道他身邊一直有張家漢陪著他。甚至是30年後的映射之中,Birdy試圖跳上欄杆試圖去爬上那面高牆,最後看了看發現翻不過去,又雀躍地回到阿漢身邊,不論這樣的行為有沒再次呼應那堵跨越性向的高牆,但給的感受仍舊是有張家漢在身邊的Birdy才是最自由飛翔的鳥兒。
再來談談『水』這個意象,如果說『牆』是隔閡在主角內心、外在、彼此之間需要來回翻越的阻礙、藩籬、囹圄。那麼『水』就是阿漢與Birdy之間的情感,我們常常說人的情感是流動,水亦然。初識泳池的一池靜水,到浴室裡水龍頭流淌的涓涓細流,澎湖海邊的浪花與潮汐,到最後30年後如同瀑布般宣洩而下,再再的訴說兩人之間的情感,泳池的水是靜的,宛如初見的二人,然而Birdy憋氣的行為以及阿漢的阻止也為這平靜泛起了漣漪。浴室中的潺潺細水彷彿二人之間若有似無的情感來回流動。海邊浪花激起了彭湃,卻又因潮汐的輪動而退去。等過了30年,情感如瀑布一般,無所顧忌地奔流而出。
張家漢與王柏德的感情與人生,緊扣著『牆』與『水』兩個意象,前者是人造,後者是自然。高牆是人為的藩籬,而水是自然景觀。浴室裡的四堵高牆圍住了少年的情感情慾的流動;瀑布的傳說,違抗父命跳下瀑布的美人魚,是從人為高牆回歸本真自然的證明。因此,水不僅是自由,更代表一種自然而然的象徵意義,人生而自由,人的七情六慾也是自然,同志亦是自然。 我喜歡最後結束的場景,中年的張家漢與王柏德望向街道的另一端,兩名身穿卡其制服的少年無羈的嬉戲、傳球、彈奏、高歌,從廣場一路打鬧走下斜坡,斜坡的盡頭是湖畔以及遠山,兩名少年的身影穿過巷弄、走過階梯,迎接初日,時間向前,兩人的身影也逐漸淡出,只留下照亮巷道的晨光,彷彿張家漢與王柏德經歷了30年的黑夜,再次回到了青少年時期,終於迎來破曉。 最後來談談我最喜歡的片段,身邊很多朋友不喜歡30年後的部分,相反地我卻認為30年後的橋段是給了同志族群的一種溫柔,歷經千帆後的張家漢再次與王柏德相遇,夜色朦朧下的二人沿路談心,那是讓我感受到最自然、最無壓力、最本真的情感交流。三十年後的張家漢,不是那個十八歲的少年,但在王柏德面前他依舊是那個張家漢,王柏德抑是。 而最後兩人互道晚安時,張家漢原本走向沒入漆黑夜色的長梯,卻又轉向與王柏德並肩走向路燈照亮的巷弄,並藉由年少時期的投射,中年的的Birdy跟阿漢可以不用再理會世俗的藩籬去訴說彼此心中的情感,不論這份情感是源自於過去還是萌芽於當下。就像兩名少年最後的對唱,不再是單方面透過電話播放著錄音檔隱晦的表達,而是能當著彼此的面告訴自己有多麼喜愛對方。
這樣的投射或許也隱含著平行時空下的三十年後,也有一個張家漢以及一個王柏德。他們不會再因世俗而錯過,不用再用嬉鬧來掩飾彼此愛情,不用經歷三十年的等待,也不用被囚禁在令人窒息高牆內喘不過氣。牆就是牆,路就是路,海就是海,沒有象徵意義,他們能在年少美好的時候並肩走在最日常的巷弄街道並拉著彼此的手奔向那名為自由的彼岸。
PS:維特中學我個人是猜測除了有諧音之外,更多地是取自於《少年維特的煩惱》一書,若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略讀一下便能理解這弦外之音。
愛心跪
630
留言 25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