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夜宿北師美術館與蔡明亮深夜長談,知道心中有幾扇門被打開了,感動不已。

他是一個那麼藝術的人,全身上下散發著這樣的氣味,相信並不是每件事情都必須是個 business、for some reason。就像月亮掛在那邊並不具有特定意義,千古文人卻又將自身情感繫於其中投射出千古詩篇。看「郊遊」才知道原來電影還能這樣拍。它慢的令人焦躁,卻又令人清晰著每個畫面。他可惜著電影這麼棒的媒材,到現在卻只淪落為商品為娛樂,用作品告訴人其實電影能像本書一樣,充實自己。

憑藉著郊遊拿下金馬影帝的李康生,劇中表現。郊遊男主角詮釋到位,讓你以為他真的曾經是個落魄到底的中年男子,導演透過層層篩選才找到他。然而知道他正是李康生之後,又讓我震驚不已。他是蔡導演二十年來的唯一男主角。

蔡導和李康生二十年的情緣,深深讓我觸動。二十年來每部電影都有李康生,這是多麼難得的執著與緣份,李康生是蔡明亮靈魂的一部分。這微妙的關係,或許就像福爾摩斯與華生吧!

夜宿北美館,其實跟郊遊沒有太大的關係,而是蔡導希望在市民心中種下一棵希望的種子。喔,不是,是在小孩心中種下藝術的種子。從小讓孩子知道美術館並不是不可侵犯的殿堂,而是讓人得到心靈充足的地方。應該要學習如何接近,知道這裡親切的甚至可以睡到這裡。

沒想到卻也吸引到我們這群老小孩,目的卻也達到了。

最後真的推薦各位快到北師美術館體驗郊遊這齣電影,與蔡明亮近距離互動,畢竟很多感受沒辦法透過言語傳達。一如 "拉拉拉拉~" "哎呀吼嗨呀~"


Po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