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北師美術館看了蔡明亮的『郊遊』,這可能是自己第一次看蔡導的電影,
這部電影因為蔡導的堅持有限量的發行,之前一直沒機會看到。
映後也順便看了「那日下午」,蔡導與愛徒李康生的對談。

我覺得蔡明亮與其說是個導演,更像是藝術家。
電影放映的過程,就像借由電影接連不斷的畫面,帶領人們進入導演想表達的心境裡,
正如同進入美術館透過藝術品揣想藝術家想表達的意念一般。
之後的那日下午放映,透露出蔡導的人生經驗與觀察,
這些深刻,我想是他的愛徒李康生所追不上的。

李康生在蔡導許多壟長的鏡頭裡,貼切的表現導演想表達出的意念,真的不容易。
然而之後的對談讓我覺得,這些完好的演出,是基於導演與演員之間的互相了解與信任。
而不全然是出自演員本身的演技。
彼此的相信,讓演員將自身的潛能發揮到極致。
李康生的少話讓對話過程都像是蔡明亮的喃喃自語,
卻顯得了蔡明亮的深刻...

那樣的廢墟、涼風的下午,很棒的一段對話。
==
看海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