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要警告一下,這篇真~的~很~長~(壞習慣<
有6000字來著,而且完全劇透哟!
本文寫於約一個月前,雖說搬運舊文有點不要臉,
不過還是滿想跟大家討論一下的哈哈XD

給大家的一些心理建設:
總之我寫這類碎嘴的時候,會比較尖銳一點,希望大家(尤其是喜歡這些電影的)不要有被冒犯到的感覺。另外,我也會比較注意拍攝手法、編劇和呈現的問題。有時候指出一堆缺失與槽點,
並不代表我討厭或不推薦這部電影,這很重要喔。
(而且也有很多電影是槽點多到爆,但我還是很喜歡的...)
可以的話就開始吧。

關於這部電影,我想談的東西非常、非常多,甚至都可以分主題開連載了,
但連載什麼的真是非我所能承受(嘆氣),於是請大家包含一下這篇可能會爆字數的碎嘴了。

首先,要將「復仇」概念放入給小孩子看的動畫裡,
是個很需要勇氣的嘗試(當然,處理的好不好又是另一回事)。
英雄元素是個很好的搭配與發揮點,但我想先來談談個人對英雄電影的一些想法。

我一向難以忍受美國的國族英雄主義(就是戰爭片最常看到的),連〈亞果出任務〉那種程度的都沒辦法。
我記得有一集的〈新聞編輯室〉在講刺殺賓拉登,
每個人一副感動到不行的樣子也讓我看得很不舒服...
(雖然我媽的說法是:那是因為你沒有經歷過這種牽動國族的深仇大恨。
但是我還是覺得「戰爭」基本上就是國家機器的一種延伸)

但是,我又非常喜歡看英雄電影(superhero movie)。呃,聽上去很矛盾,是嗎?
對我來說,個人英雄主義又不太一樣...
先不要說什麼主不主義的。如芥川龍之介所說的,
「神所有的屬性中,最令人同情的是其無法自殺。」我認為超級英雄某方面來說,就像是神一般,
擁有超乎常人的力量後,自己便不再完全屬於自己了。

一個人何以成為英雄、他渴望獲得力量的動機、
背負了眾人的期待後,如何接受自己的行為將被迫冠上公共性、
他的孤獨、自私與慈悲......這些黑暗的情感,
甚至擴及整個社會結構與群眾意識的問題,是我喜歡、也希望能在英雄電影裡看到的。

回到正題,〈大英雄天團〉不太能算是正規英雄電影,
比較像英雄電影的前傳。你可以大致將這部的劇情描述為Hiro成為英雄的契機與過程,
我們無法得知Hiro與他的夥伴們變成英雄後的心理轉變和遭遇云云(那應該是下一集的劇情了)。

一個人何以想要成為英雄/獲得力量,
「復仇」是一個典型的動機,也具備了緊張刺激的故事要素。
Tadashi的死亡及背後的不單純,無疑成為了Hiro想要獲得力量的動機,
而在發現了兇手絲毫不認為自己需要為哥哥的死負責時,迸發的恨意更是讓他一心只想殺了對方......
而很有趣的是,在這樣理應是充滿痛苦、掙扎與黑暗情感的電影中,
幾乎沒有看到像是「死亡」、「殺」之類的強烈字眼,
而是被「走了」、「終結」之類象徵性的(同時力道也變軟了的)詞取代,
實在是不能責怪編劇,因為這...畢竟是給小孩子看的囉。

此外,快節奏的推展劇情使觀眾來不及消化悲傷與沈澱心情,
也沒有那些老套但依然相當重要的「內心話」場景,
使我們無法充分墜入黑暗情感的深淵裡——我的意思當然不是不感人。
相反的,我(應該很多人都是)在Tadashi掛掉那裡哭得淅哩嘩啦——然而這也等同於,
電影在負面應力的營造僅限於「Tadashi死了這個讓人難過的事件」這個表層,
也就是說,
接下來電影都在偷偷藉助觀眾的主觀意識如「天呀Tadashi居然掛了!」、「天啊兇手不可原諒!」
在推動著這部電影,而Hiro的內心變化則不知不覺的被淡化掉。

好的電影有本事就要讓觀眾跟著角色的心境走,才能讓觀眾對於角色接下來的行為心服口服。
但是,跳過角色心境營造,直接讓觀眾藉由「發生了什麼事」並自己產生主觀心境,
是個非常方便、高明又...偷懶的技巧,因為一般人並不會發現。
當然,觀眾的心境或許不會跟主角差多遠,但就是少了一層細膩。
電影終究沒有讓我們走進去、體會主角在脈絡下的情感,
而是讓我們自己無意中把自己的情感投射進一個相對簡單的情境去。

我說的就是後面Hiro和Baymax再次回到車庫,而Hiro想要拔掉護理晶片的那一段。
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段。
Hiro處於憤怒與道德的分水嶺,他差一點就要像本片的對照組(呃)卡拉漢教授一樣,
成為用仇恨武裝自己、為了復仇不擇手段的人。

但是這裡的營造還是不夠,例如,Hiro在哥哥的影片裡,到底看到了什麼呢?
是道德水平被拉回來,還是冷靜下來了,
是認為「是哥哥的話不會這樣做」,還是認為「哥哥不會希望我這樣做」,
是了解到生命的可貴,還是單純一個純良的存在足以喚起他的良知......
不行,線索不夠,所以我推理不出來(苦惱),

當然一般人在看電影的當下,
通常不會那麼理性的分析「這人的動機如何如何」、「那人的想法合不合理」,
就連此刻在這裡長篇大論的我也不會。
觀眾通常都跟著模糊而反射性的感覺推進,
在這裡,藉由觀眾的「擔心>難過>軟化(因為Tadashi出現)>寬心」,
那個內心有什麼被觸動了的「軟化」就這樣輕輕地解釋了一切......而居然是藉由觀眾!
Hiro的內心琢磨呢?他的「想起哥哥>想起他們以前>想起他哥哥的好>想起自己現在在幹嘛>軟化」的進程呢?這樣真的是很偷懶啊我說!

處理感情也不是多難,
一些慢動作、一些內心戲、一些下意識動作、一些沈默、一些時間就夠了。
時間,時間,真的就是時間。
(在這方面,我一直覺得〈無敵破壞王〉是一個很成功的例子。
尤其從火山頂掉下來那裡,完全就是把人眼淚逼出來的時間掐的剛剛好。)

驅使一個人想要殺掉另一個人,這樣的恨是需要非常、非常強烈的,
而要把復仇翻身成正面能量,也需要情感上有力而細膩的翻盤。
很遺憾電影把這部份處理的很模糊,讓「復仇」失去了足夠深沈的張力與著力點。
接著出現類似問題(同樣也很重要)的橋段,是Baymax在傳送門裡偵測到生命跡象時。
Hiro一句「Someone has to help!」就衝了進去,
呼應到了Tadashi衝進火場之前那句話(等等會詳細解釋這個我之稱為「重複提詞」的手法),

但是等等......像Hiro這個自我中心的天才小屁孩,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畏無私了...?

理論上是這樣......Hiro在看了哥哥的影片後,轉化的正能量發揮了影響,
而那句「總得有人去幫忙」就是他繼承了哥哥遺志、將其內化的展現。

但是,若我們把稍早Hiro冷靜下來的片段解釋為體悟到「哥哥不會希望我為了復仇而殺人的」,
那麼這和之後的「哥哥會希望我幫助別人」之間,絕對還有一段gap。
繼承前者的遺志,在英雄的自我覺醒中也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轉折。
若是拉一條光譜出來,「善惡擺盪---普通標準的善---英雄的(無私的)善」是三種層次的東西,
中間的兩次過渡也代表了兩次高潮,都是需要更多場面去經營和琢磨的。
敏銳一點的觀眾或許會在Hiro衝進傳送門那裡愣了一下...
這樣的念頭是否也曾經滑過你的腦海呢?「他為什麼突然...?」

而又如我前面所述,
一般觀眾在這裡會因為「十分政治正確」(也就是符合一般道德標準,因為有人陷入危險就是要救)的主觀意識形態,輕輕帶過這個明顯有個鴻溝的處理而不自知...
因為電影又偷懶了,對啦,它又讓觀眾自己cover掉那個gap了。


看到這裡,希望大家不要認為,
我在用英雄電影的框架去審視這部電影(也正如我前面所說的,要稱這部為英雄電影是件有點微妙的事),
反而,我想循著逆向的來路一一爬梳這些具有英雄電影要素的東西。

英雄電影會感人、會賣座,絕不只是裝備很帥、打鬥很爽這樣的原因。
若說人們喜歡看悲劇,是因為在主角身上看到不可抗力的壓迫,
諸如命運、時代、家族血緣、身分地位等,並且進而試圖反抗命運的精神(最後或許成功、或許失敗)。
而英雄電影就本質上來說,
就像是一個從中掙脫而出的假設:「如果我有了足以反抗命運的、強大的力量呢?」

有了強大的力量,並不一定會成為英雄。接下來我要談的,就是本片的對照組卡拉漢教授。
大約一兩週前,我和一位朋友(以下簡稱Q)有過一場文字辯論(呃,或者說是討論)。
Q表示,他相當無法理解卡拉漢教授的心態轉變,為什麼一個追求科學進步又渴望人才的和善大叔,
到最後會變得不擇手段,甚至不會對Tadashi的死產生同情?

這倒是個有趣的問題。電影上映後這一個多月以來,
我觀察了噗浪與FB上的各種觀後感,大部分的人頂多是把卡拉漢教授定調為「壞人」,
或是「為了復仇而性情大變」之類的,很少人會繼續探究他的心理變化這件事。
但是作為一個對照組——沒錯,這裡我要提出一個本片的優點......由於我們一開始並不知道黑衣人的真面目,
後來也是被動得知卡拉漢教授女兒的事故,
因此到了最後的對峙關頭,卡拉漢教授說出︰「Abigail is gone.」
觀眾才猛然驚覺:天啊,因為痛失摯親而立志復仇的卡拉漢教授,
完完全全就是Hiro稍早在盛怒之下,想要強行拔掉護理晶片時的翻版。
Hiro差一點點,就要踏上和卡拉漢教授相同的路。

(這裡先插入一下「重複提詞」這個手法
(不用孤狗了,這個名字是我暫且這麼稱呼,當然也可能有專有名詞但我不知道(喂)
也就是說,讓一樣的台詞在不同時空下再次出現,可以是不同人說,也可以略微修改,
讓觀眾第一時間想起這句台詞初生之景,並與現在的情景做快速對照,產生有效的呼應效果。
這部電影運用了大量這種技巧,
例如Tadashi那句「我絕不會放棄你」、「總得有人去幫忙」、「試試不同的角度!」,
Hiro那句「Tadashi is gone.」等等,
在不同時空下再次出現,都會賦予當下的情境新的意義。
就我個人意見來說,不建議在一部電影裡用太多次,
一次足矣,兩次還嫌太多...但對小孩子來說很方便,
因為他們通常記不太住隱喻之類的情境表達,用重複提詞對他們來說是很有效的。)

至於卡拉漢教授又是怎麼想的?
一個人痛失摯親,就像是他的世界毀滅了一樣,
特別是兇手沒有得到妥善的懲戒時。到這裡,我們都還可以理解,
但是這樣就會導致當事人變得「殘忍」和「性情大變」嗎?就會成為我們眼中的惡人嗎?

我想到了一個有趣的討論。
這個世上我們所認知的「善」與「惡」,其實是一種相當結果論的價值判斷。
一個人的行為導致危害其他人的結果,就會被外人稱之為惡,反之亦然。
因此,我們可以大致將人的行為分為四類:
1.因為想要行善而行善者
2.所作行為被認知為行善者
3.因為想要行惡而行惡者
4.所作行為被認知為行惡者。

由於善惡判斷標準已融入現在的普世價值中,
因此可以將1的行為分析為「行大家定義的善以符合社會期待」,
3的行為可以分析為「想要衝撞普世價值或社會體系,而行大家定義的惡」。
然而2和4就比較麻煩,因為這些發自內心的行為起先並沒有外部性,
尤其是4,當他們的內部行為導致了意料之外的外部成本時,
並不認為自己需要受到來自外部的指責。

卡拉漢教授在這裡就是一例,他想要為愛女復仇的計畫完全出自自己的悲傷與憤怒,
並且他放火只是為了偷機器人,然而Tadashi衝入火場並不在他的目的之內,
他卻成了Hiro眼中需要為Tadashi的死負責的兇手。
這樣的外部指責對他來說,無法轉變為內部的迴響。
更何況他還有個龐大的復仇計畫需要專注,
或許有些時刻,些微的愧疚一閃即逝......但那很快就會被屏蔽掉。

反過來看,要說卡拉漢自喪女後就性情大變,似乎有點太直觀。
我們無法得知Hiro與他第一次見面時,寂靜飛燕計畫的慘案就已經發生,
但難道要說他一開始一連串的友好都是假象嗎?
難道他不再是追求進步、信仰科學的好科學家了嗎?

如果大家還記得〈星際效應〉裡的麥特戴蒙,
他也是個讓人措手不及的瞬間黑掉的典型範例,並且可以與卡拉漢教授同歸於種類4。
然而這樣一個受同事尊重、心中有崇高理想的科學家,在對Cooper做出如此殘忍的事後,
說出了「天啊,我沒辦法看著你這樣,我以為我可以的...我還是沒辦法。」

他並沒有喪失原先那些特質,
因為他們的行為都是非常內部的(也就是說,想做的事剛好被稱之為惡),
而觀眾一開始大多都會以外部善惡標準去衡量行為,進而成為定義一個人的基準。
如果你可以體會麥特戴蒙的狀況,理應可以套用在卡拉漢教授的身上才是。
(雖說麥特戴蒙在一個冷的要命的星球上住了那麼久,心裡的絕望與孤獨是很強烈,
相較起來卡拉漢教授好像......不,不行,失去摯親對他來說,當然也是非常非常痛苦的打擊。
這或許和星際效應的例子還有點差距,
但不管微小還是龐大、客觀或主觀的痛苦,都是真實而無法磨滅的,還是不應該把人的痛苦量化比較。)

很多人都會抱怨到其他角色的戲份太少的問題。
我也毫不掩飾的指出,這部電影的主要角色就是Hiro,
勉強還有Tadashi和Baymax(這和戲份多寡無關,而是後面兩位在電影裡發揮的功用,
基本上都是圍繞在Hiro的心理投射和成長上,
此外,我也不打算在這裡談AI的主體性問題,那又是另一個可以讓我爆5000字的主題了)。

復仇者聯盟之所以是聯盟型英雄電影,是因為每一位英雄都有自己的故事。
我也知道在Big Hero 6的原著漫畫裡面,Gogo、Honey和其他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
戲份也更多,但是顯然一部電影是塞不完的,導致這像是一部個人英雄電影。

老實說(還是只有我一個人這麼想...?),
Hiro最後有沒有當上英雄,並不是一個必然,也不完全有必要。
若他當英雄的原因是「繼承哥哥想去幫助他人的遺志」,
那麼當發明家也可以的,是吧!
大家一起快快樂樂的回歸日常生活,上大學做研究搞發明,也是個很棒的結局。
(我會這麼說,多半也是因為其他人沒有很深入的動機與描寫...
有種「這樣的英雄組織真的沒問題嗎?」的感覺。)

好啦,終於可以拉回我們的主角Hiro和Tadashi了。
我們總是能在發明家的發明裡看見他自己的影子,就像把自己的靈魂投注進去了一樣。
所以毫無疑問的,Hiro日後看著Baymax時,
或許多多少少會轉移一點點對於Tadashi的情感
(當然不是說像川端康成的《千羽鶴》裡面那麼誇張...雖然這部作品才是情感轉移的典型啦...)。

某個段落值得我提出來特別鼓勵一下,
那就是Hiro載好空手道程式、想要把紅色晶片放進Baymax的讀取埠時,
彈出了寫著Tadashi名字的護理晶片。

以電影編劇技巧來說,這是非常、非常精巧且成功的一幕。
《故事的解剖》裡面提到過,
「當作者承諾提供某種特定情感,但最後卻食言,就會帶來具毀滅性的影響。
因此,我們應提供觀眾我們承諾提供的體驗,但不是以他們期待的方式來提供。
這就是藝術家與業餘愛好者的差別。」

作為一名有在創作的人,
多多少少會感應到那就是「創作者絞盡腦汁、夢寐以求都不一定想得到」的一幕。
在一個正向張力已經很滿的狀況下,又再增添一個極正向但效果完全不同的高潮。
那一幕就像在說Tadashi is here,像是在宣示,又像在安撫。
我承認我沒有料到這麼精準、收斂又不做作的呈現方式,
此刻,你我終於真正的走入電影之中,在戲劇張力滿溢的雷電面前讚嘆臣服。

接下來我想談Tadashi的死亡對Hiro造成的影響。
不過在這之前,還是講講個人對Hiro的一些觀察。

Hiro一直讓我想到夏洛克福爾摩斯(BBC影集版),
又或者說,夏洛克小時候應該就像Hiro那樣子吧。
我覺得他們對於「科學」的看法是十分相近的。他們從科學裡得到的快樂與滿足,
是來自於得知自己可以掌握一切、接近無所不能的境界。

我個人認為科學家需要兩種特質,一是狂妄,二是謙卑,兩者得兼(並且平衡)是十分重要的。
為了貼近世界的真實、將不可能化為可能需要膽識,
而在偉大的前人與世間萬物面前必須先了解自己的渺小。

這種體會是需要從無力感中明白的。
在發明方面,Hiro只要想得到,他就做得出來(就像夏洛克只要想知道,他就會知道一樣)
......當然與年紀也有關係,我想他還不明白謙卑的意義(或者,對他來說只是個模糊而尚未實踐的概念)。未經過失去/無力感的人,會更難體會死亡的意義。

可以觀察Hiro這個特質最明顯的段落,
就是教授說出’’That was his mistake!’’的時候,Hiro冷冷的說出’’Destroy.’’。
注意,這裡是唯一不適用於在前幾段提到「使用軟性/象徵性字眼」的特例,
而是為了呼應與重現Hiro在片頭的機器人格鬥賽中,
對自己的機器人所下的摧毀指令(這裡也是使用了重複提詞手法,而且和其他相比是比較有必要性的)。

由這句話就可以發覺,
Hiro對於殺人/至人於死地的後果認知並不深刻,甚至是十分無情的。
雖說小孩子對於善惡的觀念還僅限於二元對立是原因之一,
但多少和前面說的「對於科學的控制欲」
(這種意識形態通常會延伸到科學以外的生活層面,看看貝克街221B的諮詢偵探吧)以及「對於死亡的感受並不真實」有關。

而失去Tadashi後的Hiro又是如何呢?
就像〈星際效應〉裡面說的:「父母死後,都會成為孩子們的鬼魂。」
一個摯親的死亡會對人產生的影響之深遠,甚至會改變他的人格(你知道的...這就是inception)。
不管另一個宇宙此刻是否正在上演一部電影叫做「Big Hero 7」,
現在這個失去Tadashi的Hiro,都不會再是以往的他了。
Tadashi的死亡,並不只是一個事實而已,
而是會滲透進每個參與過他的生命的人,縫入他們的血肉與腦髓。
鬼魂並不是只會帶來痛苦與傷感,
一旦接受了、願意去擁抱他的存在,其有時更會成為催促生者繼續向前的力量。

///////////////////////下面來閒聊一下(你還要講啊////////////////////////////

雖然我好像講了很多缺點......但是我真的很愛這部電影啦,大家有感受到嗎(笑

想到奧斯卡前,
我蠻篤定是馴龍高手2會得獎,沒想到!!沒想到!!!!!!喔喔!!!!!!!超級開心的啦!!!!!
僅此一張賀圖感謝迪士尼帶給我這部如此魅力無窮到我生不了氣的電影啦!!
Post images


-Captain Fitz

共 13 則回應

3
我竟然看完了
原波評的好深刻,加上引用好多先推了
我能理解阿廣以德報怨救教授女兒,但竟沒演教授痛哭流涕來感謝阿廣
覺得有點不懂...雖然對阿廣也沒差啦…
最後仍然變的很成功
然後跟原波一樣覺得真正的英雄也許不一定要到處拯救世界,
而是發明很多東西讓世界更好的人
看完電影好想看原著漫畫噢~

0
原po真的說進心坎裡了!!
我那時候看完覺得這是一部劇情有所創新的英雄片
Tadashi的死亡令人難過
身為一個有力量的人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咦錯棚了XD
英雄如果單純以自己的意識去復仇
就不是英雄了
英雄所謂為英雄


橘子愛吃獅子皮
1
推!
其實我不是很了解其他角色(實驗室其他人)在這部電影中的重要性在哪裡
當然有引導或是協助主角走出悲傷
但是.....怎麼說呢
感覺很沒什麼用,沒有讓我感覺到
"這個英雄團體裡一定得要有他"
戲分太少應該也是原因之一,
但是感覺很空洞,就是出來丟丟招耍耍帥賣個萌 囧
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指點迷津一下呢?
0
我還是不認同把杯麵改造成英雄是正確的,阿正從來不是想要打造一個超級英雄,而是真正可以服務人們的醫療機器人,武器終究是武器,不會帶來真正的和平,真希望哪天美國拍的電影不再宣傳暴力
0
竟然是ㄏㄕ大大٩(๑>◡<๑)۶٩(๑>◡<๑)۶٩(๑>◡<๑)۶٩(๑>◡<๑)۶
小粉絲經過~~~~~~<3
2
B1 居然看完了!!!!(笑)
我相信教授是真的很感謝阿廣啦,但是拍出痛哭流涕之類的真的是沒有必要(我會開始質疑這幕想傳達的是什麼?是壞人悔改了大快人心?)
而且教授一想到Tadashi是因為自己而死,日後也會很難面對Hiro(對方救了自己女兒更是)了吧,心裡就會有一塊疙瘩,不過我相信他是後悔的。

-Captain Fitz
1
B2 不會錯棚呀w這句不是萬用嗎wwwwww(好啦我還記得出處啦!
B3 所以我真的覺得這部真的是個人英雄電影www之前復仇者聯盟還是每個角色都有一兩部電影了,才集合起來,這樣就很有道理,不過BH6顯然沒辦法玩這套...(所以其實聚焦在主角身上就好了啦XD
B5 啊啊嗨ww居然在這裡被認出來(rofl)

-Captain Fitz
1
B4 Mmmm我可以了解你想說什麼,不過一下子把英雄---武器--暴力連在一起,是不是有點太滑坡了呢?XD
武器有侵略用途,也有保護自己、保護他人的用途。Hiro與Tadashi會對Baymax有不同的設置,除了可見兩人個性上的不同,也提供了更多保護他人的想像。
我很喜歡英雄電影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們時常認真探討與揭示兩者的衝突和界線,不只是壞人死光好棒棒而已,所以美國此類爽片所宣傳的意識形態是什麼,先不要急著下定論好喔w
況且,沒有武器就是真正的和平了嗎?
若是為了達成和平,魁儡政權、限制言論、社會監視等等手段,可以為了目的是好的而使用嗎?(反烏托邦作品最喜歡談這個了XD)
比起手上的武器指向何人,更重要的永遠是使用者的意識形態哟!

-Captain Fitz
1
談到這個
不知道原PO有沒有看過
psycho-pass ?
感覺是個蠻接近您所說的那種對吧(笑

魯致深
0
是說~原PO沒說會有星際效應的雷啊......哭哭
我也好愛大英雄天團!!!
2
啃完心得!
老實說 big heros 6我是在相當平靜的心情看完的

就如同妳一樣 我也會探討角色動機的強烈與否
但就我而言 這類片子已沒法衝擊我的情緒(沒法說服我)
我認為一個心理正常的角色要有性情大轉變,需要相當強烈的要素在劇情上做轉折點的支撐
甚至是時間軸上一段時間的醞釀,但受限於較幼小年齡的觀眾需求
我想太過複雜的設定超出此片的定位
不過也不算是這片的缺點,只是對成人(或是我)來說太過單純的世界觀已經不存在
(以下離題)
像是善惡之間的界線
現在已經很難有如此二元的概念
如今已是一片灰色,只有最底線的道德界線(像是IS的母親事件)
就算放諸四海也應人神共怒
但,兩性議題,社會觀念價值和宗教的電影往往在不同的時空背景和地理環境下
其正當性確有可能完全不同
所以對於我來說可能已經沒有善惡,正反兩派的差別(只是代表雙方的代號)
觀念和利益上的差別反而才是重點
有時電影內所謂"反派"的個性和動機反而更吸引我
有時所謂的'壞人'反而是衝擊偽善的假象
0
我覺得最可惜的地方是,
迪士尼在做出那麼多的改編之後
竟然還是沒脫離「超級英雄」的框架。
天才難道就要發明武器來解決問題?
最後面他們組成團隊有就是那種
「哦,我有能力,所以就應該去幫助人」的那種心態。
而且它還是過度簡化復仇的概念了。

蝙蝠俠之所以成為蝙蝠俠,
不是因為他想要幫父母復仇。
而是為了要克服自己的恐懼
以及防止同樣的事再度發生。
Hiro似乎就沒有這樣的轉變心態。

原來我就是Q

-超粒方
2
B9 沒看過但我知道設定!好歹我也是個前任資深二次元肥宅www
B10 窩喔喔喔喔喔喔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下跪)
B11 嗯跟我的想法很接近!
不過我終究是太喜歡角色了,導致有點被網羅的感覺(攤手)
是說我通常也都會很喜歡故事裡的反派耶...!
而且通常還是沒人會喜歡的那種反派...到底是為什麼呢(思)
B12 嗨Q先生wwwww
我是不至於覺得Hiro設計的是武器啦,
在他的意識形態裡,仇恨和對錯論斷還攪成一團,
怎麼可能對科技運用的後果有太多明確的想像呢(例如說,他發明東西的心態應該很多是基於''哇這肯定很酷炫'',還不像哥哥一開始發明杯麵的目的是''為了幫助人'')
我自己也是腦補了很多電影的漏洞(例如心理轉變之類的,電影偷懶就只好我自己想XD
自己補齊了很多設定後又重新愛上這個故事w(所以你還是被網羅了嘛<<

Captain Fitz
馬上回應搶第 14 樓...
回應...